保持沉默

攻与受:丧尸

※昨天跟ㄇㄒㄒ说疯话的丧尸梗。

※毫无考据,求放过。

※黄腔有,极度严重,应该说整篇都是黄的。

※这系列只是我想说疯话然后没人套所以……只好这样(是怎样)

※我压力很大,所以整篇也跳题的很恐怖。

※繁转简可能有误,欢迎抓错字。


01.功能障碍

当攻搞清楚现在状况的时候,心中有一万头草尼马狂奔而过,扬起阵阵沙尘糊了视线,瞬间悲愤。

受拍了拍他,一脸笑得很爽,「这一定是天谴,处罚你太靠杯。」

「……压力是多大才会瞬间把我变成丧尸啊。」攻无奈。

「大概就是发过烧的后遗症吧,你知道那些小说里都是莫名发烧后变丧尸的,大概他不自觉开始思考这些问题之后有点丧心病狂。」

「丧尽天良。」

「泯灭人性。」

「阴险狠毒。」

「不说这个,我比较想问,我们还在滚床吧?」受闷笑。

「对。」

「先简单说明一下流程。」

攻冷漠道,「勃起,插入,动一动,射精,拔出。」

「哇,拔屌无情攻。」受感叹,「你居然是这种无情的男人,我真命苦。」

「射后不理才是,我刚刚完全没讲后续。」攻淡定,「而且我每次都有待在你身边。」

「回到主题,你现在变成这啥……丧尸?假丧尸?还是外星人?」

「丧尸就常理而言,是因为病毒入侵人体死亡后尸体变异而起,没有任何生理现象,不会思考,只有吃人肉一个目标,狩猎依据是嗅觉跟听觉。」

「说了一串只有一个重点,」受了然,「痿了是吧,从我身上滚下去。」

攻心中再次有一万头草尼马狂奔而过,谁能理解他即将插入之时突然软了的悲哀。

 

(某人也划错重点了,他的重点居然是内射。)

  

02.口交断掉

「真是可怜啊。」受表示身为一个普通男人,他很能理解男性威风受挫自尊崩坏的感觉。

攻躺到一旁,无奈地用手稍微刺激看看,据他有独立思考的条件来说,自己也有可能是那种小说常有的丧尸类型,生理机能正常、心跳速减慢、体温偏低,稍受刺激还是能够雄起。

「用手弄不起来,只好来你喜欢但老子不常干的那套,」在旁边的受擦去笑出来的眼泪,「意思意思一下,不行的话我可不继续。」

「……。」因为这种事情换得次数稀少的口交,攻完全高兴不起来。

受闷头作业了一会儿,然后突然抬头,用有些惊悚却又无辜的表情看着攻,「……糟糕,你不痛吗。」

「丧尸没有痛觉,」攻说完突然觉得不妙,「你干了什么。」

「不小心咬断了。」受表示他真的不是故意的,「还真的是奸尸啊,这口味有点太重了老子觉得毁三观。」

「……。」

 

攻心中狂奔了十万头草尼马,徘徊辗转不去。

  

03.换换位置

受想了想,「话说你再顺一次流程。」

攻漠然道,「勃起,插入,动一动,射精,拔出。」

「你是丧尸,我是人类。」受奸笑,言下之意就是你从了爷吧爷会让你很舒服的。

「我不介意互攻,但是妹子们挺在意的。」攻表示上下位置不是他定的。

「但你也没东西插啊。」受颇直接。

「我现在即使被插也没感觉啊。」攻更直接。

「受转成攻强奸攻的尸体这还真的很毁三观。」受表示他有点纠结。

攻安慰道,「下限是用来刷的。」

「掉节操是基本。」

「变无耻是进阶。」

受恍然大悟,「面子一斤几两重,无耻就无耻吧,机会难得可以反压所以还是来一下好了。」

攻看着受压到他身上笑得很机车,内心的草尼马增值成三十万头,以极度风骚的姿势四处奔驰。

  

04.断掉接回

「不过是我错觉还怎样……」受若有所思地摸了摸攻的大腿。

「嗯?」

「总觉得你刚才整个身体先变硬后变软,大腿下面好像有斑,」受拉起攻的大腿,「但现在什么都没有了?」

被翻成奇怪姿势的攻表示淡定,「如果这是小说,那有好几种可能,要听吗?」

「你说?」没奸尸兴趣的受淡定躺旁边。

「第一,我的身体开始加速腐化,经历了肢体僵硬跟长尸斑的过程,估计等一下就要长虫了。」

「你在我眼前烂掉我就把你冲马桶。」受这么表示。

「第二,我身体发生异变,开始有异能。」

受拿起手上断掉的屌挥了挥,淡定看他,「那这个咧。」

攻的嘴角抽了下,「第三,我开外挂重生。」

「……重生不是应该回到变成丧尸前吗。」受淡定吐槽。

「第四种可能……我试试,先给我。」攻伸手。

「感觉微妙啊这。」受把断肢给他,然后看着攻把断面接合,于是在一阵光芒后就看到神迹。

攻测试了下,「看来一切安好。」

 

那三十万头草尼马从攻的脑中奔到受的心里,受瞬间感受到五雷轰顶之感。

  

05.无限再生

「虽然理论正确,不过再测试一下好了。」攻看着有点歪掉的形状,想了想,伸手捏断拔起。

「干!」光看就觉得疼,受按着自己的重要部位,他就算变丧尸也不敢像拔萝卜一样用力。

看着果然从断面长出一根崭新的屌,攻笑了下,「果然我的理论是正确的,未知病毒先是感染并毁灭我体内身为人的部分,并且在我们谈话过程中以极快的速度进行细胞分裂与重整,在感染的过程中会显示出尸体死亡的实际情况,在整体流程完整顺过之后病毒完全占据所有细胞并产生新的……」

「讲中文。」受表示他听不懂。

「作者开外挂了。」攻秒答。

「秒懂。」受决定不管那些,他伸手测量,就跟大婶在菜市场选萝卜一样认真,「不过这越拔越大是哪招。」

「大概跟毛越刮越粗一样道理。」攻用正经的脸说着唬烂的话。

受吐槽,「那只是刚长出来看起来比较粗。」

「粗不粗你量一下就知道了,」攻的嘴角勾起愉悦的笑,「我要干你。」

 

一百万头草尼马身上都挂着「早知如此刚刚就不废话先上了难得的反攻机会啊啊啊」的旗子奔驰旋转,然后跳起舞了。

  

06.异能充斥

「不过你就装回去,理论上你还是丧尸,无法勃起吧?」受表示困惑。

「勃起是因为血液充斥海绵体,所以只要换个东西填充就可以了。」攻笑了笑,伸手撸动,果然看着雄风再起。

「呃,你拿什么东西填啊?」

「异能。」

瞬间语塞,受开始后退,「……等等,我觉得有点不太妙。」

攻想了想又说,「如果是武侠的话,估计可以用内力填充吧。」

「所有人听到你这么形容内力都会哭的。」受觉得耳边隐约有三观再次崩毁的声音。

「这应该算是开发能力的新用法。」攻倒没觉得怎样。

不想在那话题上打转,总觉得武侠小说的世界都要崩毁了,受抽了抽嘴角,决定问出自己最在意的问题,「你会射吗。」

「理论上会,不过实际上……」勾了勾手指,攻极度风骚的笑了,「试试看就知道。」

 

受突然反省自己不该嘲笑攻的男性雄风萎了,如果再给他一次机会他绝对会闭嘴,真的。

草尼马啊啊啊啊啊啊--

 

07.非常持久

「……我说你啊。」

「怎么?」

「我晕了又醒醒了又被干晕这来来回回都几次了你他妈的怎么还没软。」受艰难的抗议。

攻闻言就换了角度继续,「软硬自如,只要我的异能还没耗尽前都可以自由控制。」

「我要死了,真的。」受真诚表示被做到死这死法听起来略丢脸。

轻轻摸着受的头发,攻笑着说,「我有射异能到你体内,应该有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开始变得强悍了,等一下就会好的。」

「接触感染啊……」受抓着棉被,这感染他还真不想要。

「被射到改造成丧尸,你大概是古今中外第一人。」攻咬着受的耳朵,在他耳边低喃着。

「……你是换个方法告诉我,你从奸人变成奸尸……然后奸到我转换完成有异能是吧,」痛中带着爽累中含着愉悦,受艰难地吐出这些话,「你的变态……大概也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举世无双。」

「我已经不是人了,」攻瞇起眼,「你也不是,所以我们的体能大概可以非常持久。」

「我身为丧尸的丧尸权呢!你给我滚!」受怒吼。

 

双修奥义完成,可喜可贺。

 

END。

  

太丧心病狂了,上班午休码字还码这种剧情的真恐怖。(你也知道)

但码得很爽啦我疯话说完了哈哈哈哈哈哈--别抓我哈哈哈哈哈哈--压力大的人伤不起啊哈哈哈哈哈哈--

 

话说,他们可以边做边解决不小心开错门的丧尸吗?

武侠小说都可以边做边将内力从指尖射出杀人了是不是。

 

上一篇是ㄒㄌㄌ这一篇是ㄇㄒㄒ现在是怎样啊为什么是他们两个开启我奇怪的开关XDDDDDDD


评论(10)
热度(7)
我是cobra眼镜蛇。
湾家,为方便自转简体,有时会懒惰没转……要是看不惯的留个言我再转。

本家:http://cobraxxxxx.blog131.fc2.com/

全职CP主吃周江周。
可看:孙肖孙、伞修伞、喻黄喻、钟楼钟、双花、双鬼、林方林、卢刘卢、韩张韩、乔高乔、包罗包,拆了就是雷CP,别与我推广我们就能相安无事。
© 保持沉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