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持沉默

【全职|周江|江周】万圣节Paro

※此为全职小说同人,配对为周泽楷与江波涛,清水,无前后无R18故标无差。

※AU,万圣节的木乃伊与透明人设定,但其实跟万圣节没什么关联,可以算是奇幻Paro。

※背景渣、考据渣、木乃伊……幸好我脑中还有尼罗河女儿(不)

※短段子草稿流,只是想试一些不同的东西。

※时间轴基本上可以当成参考历史的架空,不要计算那些日子是否正确了,我知道一定不对。

※我后来会去考据啦对不起QQQQQQQQQQQQQQQQQQ

※用之前写无料的弃稿来假装自己有写万圣节贺文。(等等#)

※因为在lofter发所以直接用word繁转简,湾家繁体请点→

※如果以上都接受再继续看,觉得有问题的话,请随时关掉,感谢。





              —可见—

  木乃伊缩在角落,他看着眼前的黄沙坠落,有些惊讶地眨了眨眼。

  绷带缠住大部分的面容,唯一露出的单眼盯着棺材远处的落沙,他小心翼翼走上前,手腕一翻就将石头往前击去,明是空无一物,石头却好似碰到屏障反弹,弹了几下便滚回木乃伊脚边。

  有什么在那里。

  木乃伊眨了眨眼,伸手碰触前方的一团空气,指尖还有些颤抖。

  「透明人?」

  空无一物的方向传来属于男性的嗓音,「我是,你看得见我吗?」

  「看不见。」木乃伊摇了摇头,「但是摸的到。」

  「不对喔。」声音继续说,「只有我想要出现时才有实体,所以你碰得到,是因为我想让你发现我的存在。」

  木乃伊眨了眨眼,伸手拽下脸上的绷带,让双眼能够凝视前方,他迫不及待呼唤,语调中带着微小的沙哑与颤抖,「江。」

  一片空地中浮现出模糊的影子,影子从转角土墙跳下,声音带着叹息,「好久不见,小周。」

  「嗯。」木乃伊下意识点头附和,随后感觉到他的头被抚摸,许久不曾感受的触感勾起深层回忆,那种熟悉的触感一如最初,温柔无害,却在他心上留下很深的一道痕迹,时间流逝没有抹去,却是不断刻划,深刻到几乎融入灵魂之中。

  他等了很久很久,久到活着的记忆都模糊不清了,却仅有一个身影清晰地留在脑海中,他在水边遇见的透明人,那个叫做「江波涛」的存在。


  如果他还是人的话,此刻应该会激动地落下眼泪。

  可他再也不是了,于是只能将情绪吞入腹中。



  (终于等到你了。)




              —不可见—

  当他清醒时,他发现自己飘在空气中。

  旋身落到地面,他晃着脑袋试图把头痛甩出脑海,又想把脑中那些云雾拨开,画面逐渐清晰,他想起他应该要去找一个人,或者说一个叫做周泽楷的木乃伊。

  于是他调整自己停在地面,刺探一组停在绿洲的队伍,瞧见骆驼直接穿过他的身躯他而去,突然觉得不被看见其实挺好的,最少他不用上前对着商队说:嘿,载我一程行不?

  即使心无恶意,但他肯定会被扔一堆奇怪的东西,黑驴蹄子、圣水、血液或是更多说不完、据说能斩妖除魔杀神的东西,虽然这些都对透明人没用,但心情还是很微妙的。

  江波涛将能量聚在四肢,迅速跳跨几步翻上骆驼并坐在后方货物上,心安理得当起偷渡客,随着摇晃度过几日,终于来到再熟悉不过的金字塔。

  他尾随队伍前进,趁乱混入先锋队伍中央,顺手把队伍不慎触动的机关弄回去,又拽住几个人的脚让他们避过陷阱,在一片惊声尖叫与怒吼中觉得差不多还清路费,没管那些叫着神明名字的人,熟门熟路拐弯离开。

  人类的反应总是很大,不过那也跟他没关系,江波涛笑了笑,仗着自己是透明能避过任何「存在」,也懒得顺着路绕来绕去耗费时间,他穿过墙面避过机关直往核心而去。

  记得周泽楷与他约好了,会待在陵墓里。

  他放轻脚步跃上土墙,果然与以往一样,木乃伊很快就发现他了,看着周泽楷迫不及待的神情,江波涛收回手,调动体内的能量,让自己可以以一种半透明的模样存在于周泽楷的面前。

  江波涛伸出手,任由周泽楷解下自己的部分绷带缠在手腕上,即使周泽楷不靠这些就能知道他在哪里,但周泽楷喜欢用这种方法来确认他的位置,江波涛也没反对,就任由他在手腕上打了个结,将他们绑在一起。

  顺手把从队伍那边打劫过来的绷带与油膏抛给周泽楷,让他在身上缠起一圈又一圈,江波涛问道,「小周这几年过得怎样?」

  「嗯。」周泽楷偏着头,「不好。」

  江波涛拉了拉两人之间的绷带,「我这不是一醒来就找你了吗。」


  他从清醒开始就不断旅行,只为不让周泽楷露出寂寞的表情。

  明明说好要一直待着的。


  (尽快找到你了。)




              —停止的人—

  生命从出生那刻开始算起,生活之时加上死亡之刻,算来他已经活了好几千年。

  木乃伊其实有很多麻烦的地方,比方说绷带——那个时候只有撕成条状的亚麻布——会逐渐毁坏,必须要不断用东西填补,或者说体内塞满那些填充物,有时会不小心从腹部的开口落出,身上的油膏与松香溶液会逐渐消耗,比殭尸还麻烦一点。

  他的生命从死亡那刻就停止了,灵魂飘荡在空中,没人能看见他的存在,他死了,也不痛了。

  周泽楷看见许多人在哭泣,但他不懂为什么有人会愿意为一个陌生人而哭,他看着下一个王上位,看见人民停止哀痛,觉得这一切都离他好远。

  他已经不是王了,在卸去王的责任后,他终于可以为自己任性,只想跟一个连「人」都称不上的「存在」好好相处。

  他蹲在一旁,亲眼见江波涛悄悄收买制作木乃伊的人,主动将他在人间的躯壳制作成木乃伊,沿着伤口剖开腹腔,把除了心脏跟肾脏之外的器官都挖出来。

  周泽楷试图伸手碰触江波涛的背,却透了过去,但那种穿透,与透明人是不一样。

  江波涛是透明人,是「这个世间认可的存在」,而周泽楷已经死去,灵魂出窍,是「另一个世界的存在」,严格来说,他们是「不同位面世界中同为透明的存在」,所以他碰不到对方,即使他们好似同一种族。

  他一次又一次打算伸手拉住江波涛,却不断错过,只能沉默地等待。

  世界很寂静,连唯一听得懂他说话的人都听不见了,但周泽楷不会觉得寂寞,他知道江波涛一直在努力,就像最开始,江波涛即使听不懂周泽楷在说什么,还是露出温和的笑容,努力猜测他的想法一样。


  江波涛认真用自己的能量包裹周泽楷的身躯,随后继续进行清洗的工作,这几十天中周泽楷看着江波涛不断忙碌,用椰子油跟香料清洗之后再填入亚麻布、木屑跟树脂,泡碱四十天取出亚麻布改塞桂皮、还有一些他不知道是什么的东西。

  那种感觉蛮奇怪的,看着曾经是自己的躯壳被他人翻动,偶尔看着江波涛落在唇上的吻,周泽楷眨了眨眼,那个吻就像亲在他的心上,全然满足他的情感。

  江波涛把处理好的心脏放回去,随后将周泽楷的全身涂油膏跟松香溶液,包好亚麻布,外层涂树脂,并在胸口放上护身符,终于结束步骤。

  以僧侣的身分进行开口仪式,江波涛暗中散发能量,周泽楷随即觉得晕眩,回过神来他已经回到自己的身体了。


  当他睁开眼时,映入眸中的就是江波涛略带疲惫、却充满喜悦的笑脸。


  「照约定说好把你做成木乃伊了,不会嫌我吧?」江波涛笑着说道,周泽楷却能听出他语句中的试探与不安。

  周泽楷试图抬起手臂,伸手拥抱江波涛,这次终于不再如同每一个夜晚的空虚,能够感受到那习惯的温暖热意。


  他沙哑道,「永远不。」


  (只想等这个人,只想陪着这个人,即使自己的时间,已经永远停止在死亡那刻。)




              —轮回的人—

  透明人的性命就像花草一样极为规律,他们不断在空中吸收能量,出生便是将大量的能量压缩在体内,外表约略呈现二十岁的模样,至此不再生长,也不再接收能量,只是在人间飘荡,不断消耗体内的波动,耗尽时刻便是他们的死亡。

  他们从二十岁的外表开始逐渐缩小,寿命不长,换算人类只有十年左右,时间一到便会消散在空气中,透明而安静地死去,散在空气之中,直至下次累积足够能量,进入轮回后再从最初二十岁的模样开始。

  特别的是,透明人的记忆不曾间断,能量散在空中时都是拥有意识的,当终于能睁开双眼时,总会不自主寻找无法忘怀的那个人,许多透明人总像守护神一般守着对方的转世,在寂寞中慢慢磨去一切,最终放弃所有,消失在这个世界上。

  透明人可以说是悲伤的,也可以说是自由的,他们数量稀少,一样的存在只有个位数。

  这种存在没有束缚,与世间多数万物不同,他们是完全不同的存在,不似幽灵、吸血鬼或狼人般,他就像是在舞台边看着舞台上的活物生世轮回,演出一幕又一幕精彩的剧目,却只能成为旁白,独立于舞台之外,只能向后来的人说明过去,见证未来。

  有时他们试着进入舞台,没过多久就发觉自己毕竟不同,他们可以以旁观者的身分看透一切,可以干涉部分世界的运行轨迹,却不能完全融入这个世界,活物生老病死,自小长大最终老去,透明人却不同,不但不被众人所见,就连生命轨迹都是反过来的。


  透明人存在于世上,却也不存在于世上。


  只是江波涛不一样,他与那些悲伤的透明人不同。

  他在进入舞台时遇见了周泽楷,以他初生的模样,对着周泽楷露出笑容,然后看见周泽楷惊讶后,露出腼腆微笑与他自我介绍的表情,那模样深深刻入他的灵魂里,至此不再孤独。


  周泽楷每次遇到江波涛都是二十岁的模样,怀抱死亡时总是婴儿的外表。

  相处十年,相守千年,江波涛每一次都会前来,每一次都会将全部的时间花在周泽楷的身上。

  江波涛不断轮回重生,他经历的事情很多,记忆被时光模糊,只有那张腼腆的笑脸依旧清晰,他不曾忘过周泽楷,也不打算忘掉。


  有人可以怀抱着记忆度过寂寞的九百九十年,他又怎能忘记那个停止而坚持等待的人。

  他仅有十年可以回报,而这十年,也已经是他的全部了。


  (只想等这个人,只想陪着这个人,即使自己的时间,会持续不断从头开始。)




              —等待的人—

  他发现他等待的时间变少了。

  没有确切的纪录方法,那就只是一种感觉,他知道江波涛来的时间变快,待的日子变久,同时,他也注意到自己睡眠的时间越来越长。

  其实木乃伊是不需要睡眠的,最少他独处的九百九十年间,从来没有阖过眼。


  这样也好。

  周泽楷想,如果把灵魂给江波涛,是不是就能一直待在江波涛的身边。




              —追寻的人—

  江波涛发觉自己重生的位置离周泽楷越来越近。

  一开始是外头的城市,接着是沙漠的绿洲,后来是金字塔外面,这次甚至重生在金字塔内部,当他张眼之后很快就认出这是在周泽楷的附近。

  他发觉他能活超过十年,他注意到自己到来时周泽楷总露出惊讶的神情,像是讶异他怎么会这么早出现般,同时,他也察觉周泽楷体内的能量似乎越来越少。

  江波涛悄悄把自己的能量输入到周泽楷的躯体里,但周泽楷的状况依然恶化,而他的时间越来越长,彷佛他夺走周泽楷醒着的时间。


  但江波涛知道他没有。

  江波涛怎么可能舍得如此对待周泽楷,他拼命追寻,也只求能待在对方身边十年而已。




             —一生与多世—

  他的一生与他的多世融合了,他的停止与他的轮回找到一个平衡点,他的等待与他的追寻终于到了尽头。

  他干枯的身体像是灌入水般变得与常人无异,他透明的身躯像是植入木般变得与常人相同,他们拥有近似人类的实体,却有高于人类的年龄,外表被留在时间停止的那刻,周泽楷二十岁,江波涛二十岁。

  他们一起沉睡五百年,一起清醒五百年,他们花很长的时间在外游历,认识了许多人,然后一起在约好的日子躺入棺材,等到五百年后由他们的好友来唤醒他们。

  向彼此说声早安,然后开始理解现在的环境究竟变得怎样,花上漫长的时间学习与见证世界的改变,一起艰苦地度过猎杀时期,看着非人类被烧死,人类与非人类的战争来临,然后非人类开始伪装成人类行走各处改变世界轨迹,他们在黑死病蔓延中沉睡,接着醒来发觉有种叫机械的东西片布大陆,便利与方便带给他们惊奇,过了几百年却被一场天灾销毁,世界移转到宇宙,光脑盛行于世间,人类开始学着环保,学着与许多非人类的生物相处。


  他们游历世间,以神枪手与魔剑士的身分留下足迹,就像那些用不同身分在世界上留下许多足迹的人一样,他们也在历史中留下属于自己的记忆与存在。


  终于不是独立于世界之外的人了。

 

  Fin.

 

  我想写的东西根本忽略万圣节Paro是要吓人给糖这件事,比较像是提取设定做不同的架空写法,透明人的设定很机车,木乃伊的设定很靠杯,完全照惯例失控,越来越偏字也越来越多(ry

  但我很喜欢这样的Paro设定,透明人出现十年缩回婴儿又死去再重来什么的。(为何放弃治疗呢)

  吸血鬼存在于永生与改造人类,他需要吸血且不能走在阳光下;狼人存在于力量与进化人类,遇到满月就会失控且寿命较短;木乃伊存在于永生与旁观人类,他需要不断保持肉体不腐化与灵魂贴合;透明人这种能存在又不存在、完全藐视众人的能力自然也会有限制,短暂的十年之后会消逝重生,但在十年间,一个透明人可以改变许多命运的轨迹,强大的能力与无视世界规则造成性命的短少。

  毕竟侦查入侵一把好手而且还有能量可以改变四周环境,这种变态的能力怎么可能会一直存活于陆地上。

 

  每一个种族都很伟大,却也很渺小,有其存在意义,也有其能力限制,生物相生相克相离兼容,造就世界。

 

  差不多是这样的概念所写出这样的故事,希望未来能够继续写完,湾家CWT38新刊改成这个可以吗(?)

  喔对了,我向大家保证虽然设定看起来很像BE但我设定的结局不是BE,真的不是,是HE,就是最后一段的那个……只是我略去很多过程没写而已,像是融合的过程(不是R18)或是旅行的过程之类的。

  我都希望两个角色幸福了我写BE干嘛啊──但如果我突然弃坑,那就是很悲伤的BE了(欸)


评论(5)
热度(40)
我是cobra眼镜蛇。
湾家,为方便自转简体,有时会懒惰没转……要是看不惯的留个言我再转。

本家:http://cobraxxxxx.blog131.fc2.com/

全职CP主吃周江周。
可看:孙肖孙、伞修伞、喻黄喻、钟楼钟、双花、双鬼、林方林、卢刘卢、韩张韩、乔高乔、包罗包,拆了就是雷CP,别与我推广我们就能相安无事。
© 保持沉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