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持沉默

【全职|周江|江周|藉水行舟】02.《一舟行江》(五)

※请务必阅读完注意事项,連結請點→

※此为全职小说同人,配对为周泽楷与江波涛,清水无差故不标前后,自由心证。

※因为在lofter发所以直接用word繁转简,湾家繁体请点→★

※引用表示的是本子内改变字体的地方,不是真的引用了谁的文章。(Lofter不能改变字体,所以使用引用来代替)

※如果以上都接受再继续看,觉得有问题的话,请随时关掉,谢谢。

  

  在打赢微草挺进决赛后,他们面对蓝雨第一轮赛事打得紧张,靠着团队配合发挥加上周泽楷的强悍发挥,最后站在场上的是生命所剩无几的一枪穿云。

  听着主场粉丝给予的欢呼声,江波涛看着周泽楷面带腼腆的笑容,突然觉得这一切都像是梦境般美好。

  从一个平庸的弱旅开始,由周泽楷一个人强悍发挥挤身强队作为第一个转机,但轮回战队却没有靠着这个气势持续往上直冲,反倒停在原地止步不前,那时的焦虑感肯定无法用言语形容,甚至是足以灭去所有锐气与希望。

  第二个转机是轮回找到了江波涛,收购转会让江波涛来到轮回磨了半赛季,第七赛季成为副队长后,他做出一系列的改变,解决队内矛盾,想尽办法成为周泽楷与众人之间那座沟通的桥梁,用各种方式来培养默契,江波涛就像黏合剂一般把周泽楷跟轮回黏在一起,加强团队的整体战斗能力,他们在轮回经历的每个艰辛日子不断堆栈,咬牙拼命训练,试图分析、破解各种战术,每个辛苦的点滴都是缓慢累积他们的经验,每个失败都是压缩他们的能量,最终在第八赛季的季后赛绚丽地爆发,让所有嘲讽他们不过就是靠周泽楷才获胜的人闭上了嘴。

  这场对决蓝雨的团体赛中,其他团队成员充分发挥自己的功效,他们顽强地在场上为一枪穿云留下更多的优势,甚至在死前带走蓝雨的守护天使灵魂语者,奠定最后胜负。

  接下来轮回要到蓝雨的主场迎接比赛,即使轮回在积分上占据优势也没有让他们轻敌,他们仍然用严肃而认真的心情面对接下来的赛事,比赛瞬息万变,在他们还没有拿到冠军以前,都不能大意松懈。

  因为他们面对的是以常规赛冠军打入季后赛的蓝雨战队,一路领跑代表着他们团队本身实力强悍,不容小觑。

  在比赛的前一晚,一群人聚在队长周泽楷的房里再次进行赛前对谈,让周泽楷主动说些鼓舞人心的话是不太可能,这事自然由江波涛代劳。江波涛用温和却坚定的语气对着众人鼓励一番,然后方明华提起,他们也不避讳,就直接开始讨论下一场的出赛名单。

  荣耀的比赛时间是在晚上,只要赛前缴交名单即可,他们已经先有几种安排方法,边讨论边思考其他可能也是可以。

  现在分数是7.5比2,个人赛赢两分丢掉一分就是9.5比3,接下来即使蓝雨全部获胜也要进入附加赛,否则就是轮回得胜,但换句话说,他们只要个人赛一分不丢,就可以提前结束比赛,拿下最终胜利。

  个人赛连胜三场的机率不高,只要失了一分就等于其他两分都白费了,要是重兵布署个人赛的话,擂台赛的获胜率就会偏低——毕竟两场赛事的选手名单不能重复——所以照理而言,轮回既然取得优势就更该谨慎,布阵应该偏保守一点,在个人赛中最少抢下一分并把重点摆在擂台赛上,而擂台赛只要获胜,他们也能提前结束比赛。

  听着众人轮流说出看法,江波涛斟酌着想了想,还是把自己的猜测说出口,「照喻文州的心理状态安排布阵,应该会派一个一线选手到个人赛上作为保险,黄少天等人比较有可能排在擂台赛中。」

  蓝雨个人战力优异的选手就是团队赛的六人,扣掉治疗、扣掉因为手速问题而很少在个人与擂台赛登场的队长喻文州,就只剩下四个一线选手能够安排。

  毕竟喻文州本身性格较为稳重,应该还是会选择把重心放在擂台赛上,个人赛顶多只选一个一线选手来赢得一分保底,以让后续比赛能继续进行,运气好一点的状况就是两个二线遇上轮回的其他二线选手,多打下一分就能让蓝雨有获胜的机会。

  毕竟蓝雨考虑的是最终能够获胜,分数劣势影响让他们必须放远视野、综观全局,反观轮回,分数上的优势让他们能够有更多的战术考虑。

  个人赛不能丢分、容错率极低又如何?轮回的每一个人都不是弱者,现在的优势在轮回这边,就算布阵大胆点也无所谓,个人赛安排白费、擂台赛丢了就在团体赛中讨回来,况且江波涛认为谨慎的喻文州即使猜到他们想要在个人赛连抢三胜,却也没办法将赌注都压在上头,而原因正是这个由分数创造出的弱点。

  现在的问题就是:个人赛打保险分的选手会被安排在第几顺位?江波涛试想,结论不是第一场就是第三场,但为了避免压力造成失常,大概会放在第一场,只要打赢就能为团队带起气势。

  「小周第一个,泊远第二,我就排在第三吧。」针对这样的安排做布阵考虑,江波涛便提议用轮回最强的阵容来排出场名单。

  「这样安排有些强势啊……」听完江波涛的提议,方明华觉得这样将全部赌注都压在个人赛上的安排太过冒险,要是有人打下一分完成保底任务,那擂台赛就会有点尴尬,毕竟黄少天那等级的大神也只有同等级的周泽楷可以互相抗衡,其他人碰上肯定完蛋。

  「只要个人赛获胜就赢了。」江波涛倒是相信自己的判断,这种建立于分数优势上的布阵其实不会太过火,加上蓝雨如果将强者都放在擂台赛,那个人赛的防守就偏薄弱,要在个人赛拿下三场优胜并不是空口说白话。

  这样安排从另一个层面来说也是保险,三人赢两场抢下两分后即使接下来全输,最终也会进入附加赛才决胜负,从哪方面来说,占据优势的都是轮回战队。

  「我会赢下来的。」接到两人探询的视线,吕泊远认真地点点头,如果照这安排他最终对上的会是蓝雨的二线选手,要是这还赢不下来,他就真的丢脸了。

  于是几个人都把视线移到周泽楷身上,正等着队长说出最后的决定。

  周泽楷歪着头,看着几双写满认真与不安的眼眸,视线缓慢地从每个人脸上扫过,期盼、犹豫、纠结、谨慎等许多情绪全部混在一起,他的目光停留在江波涛与吕泊远的时间久了点,像是在评估可行性。

  紧抿唇保持沉默,这种布阵方法的确是危险了点,但危机就是转机,况且周泽楷本人就是个只做不说的行动派,时常在赛场上用强势的打法为轮回打开局面,这种安排也带有轮回战队的风格,他颔首,「相信大家。」

  「好。」几人确认之后就纷纷去休息,周泽楷伸手拉住江波涛,江波涛知道这是要单独找他聊的意思,于是他跟几人挥了挥手后便关上门,江波涛没有坐回原本的椅子上,反而靠近周泽楷后站着不动,狐疑地看向坐在床边的周泽楷,等着对方主动提出找他做什么。

  手腕被轻轻握住,肌肤相贴的地方带些舒适的热度,周泽楷的掌心温度染上他偏凉的体温,江波涛没有甩开,仅是低头看着拉住他手腕却沉默的周泽楷,平时很少有机会居高临下俯视,江波涛有些新鲜地凝望,在周泽楷眨眼的瞬间,江波涛发现周泽楷的睫毛因为视角变换而看来比记忆中的长了点,在瞬间他突然意识到一直盯着对方似乎有点不妥,便打算移开视线,随后周泽楷仰起头,江波涛措手不及对上周泽楷深邃的双眼,仔细一看能从他的双眸中找到自己的倒影。

  月光从窗户边缘流泻,柔和的光芒朦胧了两人之间的氛围,江波涛看着周泽楷没有要率先开口的意思,只好自己主动询问,「小周怎么了?」

  「有事。」周泽楷肯定地答了两个字。

  「你有事找我?」江波涛反而更感困惑,既然有事为什么不主动说,还跟他玩了好长一段时间的大眼瞪小眼?他们在这里互看难道能看出更好的布阵顺序吗?

  周泽楷摇了摇头,没有多做解释,随后继续坚定地看着江波涛。

  既然不是周泽楷有事才留他,那就只剩下另一种选项,江波涛用空着的那只手比着自己,「我有事?」

  「嗯。」周泽楷点头。

  「我真的没事要找你,刚刚该讲的都讲完了。」江波涛淡然地回答。

  周泽楷依然坚持,他甚至拉着江波涛坐到床边,望着那总带着温和笑意的双眼,突然有点无奈自己无法把脑中想的东西用言语顺畅地表达清楚。

  他虽然不知道是什么缘故影响,但是他知道刚才说到布阵内容时,江波涛的眼神中带着前所未有的坚决,那种少见的强硬神情出现在江波涛的脸上就显得有些新鲜了,而后来江波涛很快地隐藏起来,换上那温和如水般让人感到舒服的笑容,可周泽楷没有漏掉,所以他留下江波涛。

  那是什么?

  他沉默而执着地盯着江波涛,试图从中找到刚才那种神情,或者找出刚才那种神情的原因。

  「好吧,的确是有事,」被认真看得太久,江波涛无奈地举手投降了,「我以前说过,要在你背后当你的后盾对吧?」

  「对。」周泽楷点了点头,他对这件事情一直有印象,从那之后江波涛一直在用各种方式协助他,他们开始额外训练默契,周泽楷在江波涛的引导下尝试说了更多话,江波涛在周泽楷的说明下更加了解周泽楷这个人,他们在房里开了小号偷偷PK,他们在食堂里猜测对方喜欢吃的菜,他们逐渐熟悉,熟悉到只要一个眼神、一个动作就能知道对方在想些什么。

  这么说也不太对,正确来说,是江波涛能读懂周泽楷的意图,而周泽楷只能稍稍分辨江波涛的情绪而已,所以周泽楷才会留下江波涛并开口询问,他想知道那是怎么回事,而不是就此忽略。

  「小周听完可别笑我,」江波涛在看见周泽楷眼中过于认真的情绪后只是叹了口气,这种事情要他主动讲还真奇怪,不过周泽楷一旦执着起来就不会退让,继续僵持下去也没什么意义,他在得到周泽楷的保证后这才轻轻地开口,「……我果然不只想当后盾,还想站在你身边。」

  他并不是厌烦于做后盾的工作,事实上在习惯之后处理起来也很方便,但是也许是性格使然,他身为一个男人、一个职业选手的坚持让他并不甘于仅此而已。

  江波涛是轮回中第二强的选手,他的确可以当黏着剂,可以收敛自己站在周泽楷身后,但有的时候总是想再变得更强一点,如果他再强一点的话,或许……江波涛紧抿着唇,他有些无奈地笑了笑,制止自己持续思考。

  他并不打算夺取周泽楷身为团队核心的位置,只是想变得更可靠一点。

  「不一样?」得到出乎意料的答案,周泽楷倒是没有笑,只是开口问出自己的疑问。

  在周泽楷看来,江波涛总是综观全局,注意许多细节并解决许多威胁,他温柔而可靠,随和而好相处,无浪总是在一枪穿云爆发时站在身边,当一枪穿云往前要封杀对手时,无浪也能恰到好处地跟上,他以为这样的配合是必然的,而能够存在于那个位置的也只有江波涛一个人。

  但江波涛却说不一样。

  「跟团队的那种默契行动不一样,必要的时候我会有所行动。」江波涛最后只语焉不详地说了这话。

  「好,」周泽楷没有追问,只是认真而严肃地说,「相信你。」

 

  那个晚上,江波涛最后怎么回到自己房间、怎么睡着他都忘得差不多,他最终只记得周泽楷直率而真诚的眼神,那种深入人心却依然单纯的情感。

  隐约有什么东西模糊地留在脑海里,江波涛闭上双眼,有一种焦虑留存于他的心中,逐渐加深,但他是不会将这些说出口的,他不能说出口。

  怀抱着复杂的心情,对上蓝雨的时刻,江波涛强迫自己将情绪抛置脑后,看着公布出来的阵容,轮回战队的选手们纷纷看向江波涛,每个人眼中带着许多难以分辨的情绪,但终归是敬佩居多。

  事实证明他们是对的,蓝雨的布阵正好撞到轮回的枪口上。

一枪穿云强势击败锋芒慧剑,云山乱击杀对手,无浪以先稳定后奔放的表现打败林枫的盗贼,当荣耀两个字跳上画面时,轮回的众人还有些反应不过来。

  他们期盼了好几个赛季,第五赛季开始徘徊于季后赛第一轮,到第七赛季进入四强,而第八赛季,他们终于夺得冠军。

  荣耀史上第一次提早结束总冠军赛。

 

  看着获胜后依然保持从容走下台的江波涛正接受队友们的欢呼,几个人揽肩拍头表达赞赏,周泽楷上前握住他隐藏在背后的手,果然感受到微微地颤抖。

  不是因为害怕而颤抖,那代表一种兴奋,是过于开心而显现出来的状况,但江波涛还是选择隐瞒这样的愉悦,他试图控制自己不在蓝雨的主场上露出开心的神色,周泽楷只是小心地握着,用身体挡住其他人的视线,身为与江波涛默契最好的选手,他自然知道江波涛在意什么。

  正因为江波涛擅于察言观色、注意细节,也因为江波涛总是像水一般,让人感到舒适而好相处,所以他更知道在别人的主场暴露出太多情绪会刺激到对方,他不断压抑着,让脸上依然带着恰到好处的微笑。

  曾经在赛场上输过好多次的周泽楷完全能懂那种心情,所以他依然保持低调,周泽楷低头对着江波涛露出开心的笑容,在走上台前他悄悄地靠近江波涛,小声地说,「一起。」

  「一起努力夺冠,」江波涛语气中充满了愉悦的情绪,他重复着当初的誓言,眼角弯出了笑意,「小周,我们是冠军。」

  没有相遇,就不会走到现今这一步;没有周泽楷,也许江波涛还是贺武战队的一个小透明;没有江波涛,或许周泽楷现在还在独自努力奋斗。他们深知这一点,也感谢彼此能够互相帮助,最终走到这一步。

  他们获得梦寐以求的荣耀,周泽楷以枪王之姿完成个人的最终加冕,无论商业价值或是竞技价值都是荣耀第一人,他达到荣耀之中前所未有的高度。

  轮回战队在领取代表荣耀的键盘与鼠标,甚至是领取冠军奖杯之后都没有做出任何逾矩的行动,依然维持着低调并迅速离开现场,只有几个人私底下小小地激动了一番。

  回到休息的饭店又被采访者围堵,几经纠缠总算从一堆长枪短炮中溜出,周泽楷呼了口气,那样的场景无论几次都无法习惯,他转头看着依然帮他挡掉许多采访的江波涛,有些感激地眨了眨眼。

  他们看着彼此的表情,脑中不断浮现过去相处的片段,他们说好一起夺冠,为了这个目标而不断努力,如今终于达成,他们终于获得说好的冠军。

  他们成就彼此,互相扶持到达终点,然后……然后?

 

  一舟行江,而当江水协助孤舟终于到达终点之后,接下来到底该追求什么、舍弃什么、又该在乎什么?

  当旅程结束之后,他们还需要如此亲近吗?

 

  他们看着彼此熟悉的笑脸,却愣在原地。


  Fin. 

评论(2)
热度(30)
我是cobra眼镜蛇。
湾家,为方便自转简体,有时会懒惰没转……要是看不惯的留个言我再转。

本家:http://cobraxxxxx.blog131.fc2.com/

全职CP主吃周江周。
可看:孙肖孙、伞修伞、喻黄喻、钟楼钟、双花、双鬼、林方林、卢刘卢、韩张韩、乔高乔、包罗包,拆了就是雷CP,别与我推广我们就能相安无事。
© 保持沉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