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持沉默

【全职|周江|江周|藉水行舟】03.《溺于江水》(一)

※请务必阅读完注意事项,連結請點→

※此为全职小说同人,配对为周泽楷与江波涛,清水无差故不标前后,自由心证。

※因为在lofter发所以直接用word繁转简,湾家繁体请点→

※引用表示的是本子内改变字体的地方,不是真的引用了谁的文章。(Lofter不能改变字体,所以使用引用来代替)

※如果以上都接受再继续看,觉得有问题的话,请随时关掉,谢谢。


  一舟独行于江水上,千辛万苦终于到达梦想中的高度,喜悦之时却发现航路已至尽头,分岔点近在眼前。

 

  轮回战队获得冠军,无解的枪王周泽楷完成个人最终加冕,成为当之无愧的荣耀第一人。

  那个成为他的盾、有如孤舟唯一凭依的江水、身为他副队长的男人笑着对他说,太好了。

  然后他们相望无语,突然发现未来就像广阔海洋般茫茫,一望无际,终将迷失。

  是继续航向前方道路,是持续相伴互相帮助,或是他们温柔的道别,带着祝福踏上一段新的旅程。

 

  习惯之后,不想离去;喜欢之后,不想失去。

  他艰难回头,却彷佛快被围绕在身边的江水给温柔地、溺杀而死。

 

  《溺于江水》

 

  最近周泽楷有个困扰。

  其实这个困扰从第八赛季轮回战队获得冠军之后就开始浮现,冯宪君把他当成荣耀的形象代言人,接着,额外工作就几乎填满他的空闲时间。

  在获胜当晚江波涛就有提示周泽楷关于冯宪君的打算,周泽楷罕见地露出非常尴尬的表情,有种不是很想管,可是又得处理的微妙感,他无奈地抿着唇,有些闷闷不乐地表示明白。

  不是说周泽楷耍大牌开始挑工作,而是他本来就是喜好低调的性格,一旦受到注目就会开始紧张,站在台上更是让他感到惶悚不安,很多人在关注他、很多人在看他、很多人会因为他的一举一动而感到兴奋或难过,他不擅长面对那些情感,最后总低下头看着脚尖,在脑海中想些别的东西来缓解那种彷佛被掐住喉头的烦闷感。


  刚当上副队长的江波涛在知道这件事情之后没有嘲笑周泽楷或是说些让他别紧张的安慰话语,只是仰头盯着天花板思考,便对周泽楷认真说道,「那你就在心中数对方眨几次眼睛好了?」

  眨眼睛?周泽楷偏着头,用肢体操作表示他无法理解江波涛的意思。

  「这样也会让对方以为你很认真在听,然后只要适时抓住关键做回答就可以。」江波涛用指尖比着自己的眼角,一双微弯的眼带着笑意,然后对周泽楷迅速眨了两次眼。

  没料到江波涛直接示范给他看,周泽楷有些讶异地瞠大双眼,认真地在脑中模拟后觉得可行,他便正经望着江波涛,一副感激的模样。

  「不过,小周可别这样对我啊,」江波涛用开玩笑的语气说道,伸手拍拍周泽楷的肩膀,「我可是你的副队长。」

  「不会。」周泽楷摇头,他不会这样对江波涛,因为江波涛总是很认真地听着他说话,所以他也会认真听江波涛说话。

  从初次与江波涛见面时就有注意到,江波涛是个观察很仔细的人,不会忽略任何细节,每一个重点都能善加运用,江波涛连他在听到前辈而犹豫的剎那都能捕捉,而江波涛没有问他为什么苦恼,更没有执着在前后辈的问题上,仅是露出随和温煦的微笑,迅速眨了眨带些困惑的眼眸,不知道江波涛的狐疑是代表什么,周泽楷沉默等待。

  从小到大,周泽楷从来没有被快速猜出想表达的意思过,与人交流总要费一番功夫才能表达完成,但对方懂不懂又是另一回事,偶尔的理解错误也会让他感到困扰,可江波涛开口询问的问题让周泽楷知道,江波涛其实是个能读懂他意思的人,对方在确认后便从善如流改变称呼方式,脸上带着温和且让人觉得舒服的笑容,借着言语很快拉近两人之间的距离,他顿时感到开心,认真看着江波涛,期待对方继续开口。

  然后江波涛说,不打扰了,参观完会离开。

  周泽楷反而有些讶异,不久之前方明华还特别找他说,「找到一个很不错的新人,玩魔剑士的,个性像水一般温和,好相处、能力也强,搞不好他可以读懂你的意思,如果看了可以的话,上头就会争取他转会。」

  所以周泽楷在谈话后认为可以,就以为那个名字很好听、叫江波涛的男人会加入轮回战队,没料到只是来参观轮回而已,心中莫名有种失落感,一旦能被理解、不再寂寞后,就再也无法明白不被知晓时是怎么度过那些孤独的日子。

  周泽楷有些困惑地眨了眨眼,他拉着自己的制服,「一起?」

  对方听完这话后,柔和的脸庞漾起一抹笑,「嗯,一起努力夺冠。」

 

  江波涛就像清澈见底的江水一般,不带过分的情绪,眼眸柔和而微微映射着属于自己的光辉,缓慢且温柔地包覆与他相望的人,悄然存于四周。

  宛如他存在于江水之中,舒服而放松地交付所有。

 

  「哈啰……小周?队长?」温和的嗓音从轻柔逐渐加大,语气中参了点放任与无奈,「无解的枪王?荣耀第一人?周泽楷?泽楷?」

  江波涛几乎把他的名字与称号都叫过一轮,周泽楷依然没有反应,直到他伸手拍上周泽楷的肩膀,周泽楷这才意识到是有事需要回复,他有些茫然地抬起头,却发现轮回战队的每个队员都忧心忡忡地看着自己,周泽楷有点疑惑地眨眨眼,好奇望向几人。

  江波涛看到周泽楷回神便收手撑在脸颊旁边,神情看来有些慵懒而随意,他微微地瞇起眼,「小周在想什么?」

  「你。」周泽楷几乎不用想,便诚实地作出反应。

  他刚才不由自主回想起过去双方沟通的状况,那时江波涛与他是非常亲近的,似搭档又似关系极好的朋友,有个人能够读懂意思,有个人能与自己有着极佳的默契,那种能放心信赖的感觉一直让他认为——能遇到江波涛真是太好了。

  「好好好,下午代言的事别紧张,我会跟你一起去,」江波涛嘴角噙着若有似无的笑,用手比着其他人示意,「但现在还是要看复盘跟讨论。」

  周泽楷突然觉得有点无奈,他不满地皱起眉,而这被误解造成的情绪困扰总在与江波涛接触后出现。

  江水围绕于他的四周,过往不用特别伸手也能感到无边无际的包容,江水冰凉且舒适地环在身边,他就像江上独舟般被用心捧在掌上,有人成为他的后盾、有人体谅他的性格、有人愿意耐着性子只等他表达意见后帮他圆场,他看在眼里,感激在心底,最后只能不断重复谢谢两个字,用笨拙的行动表达情绪,在场上打得更加强悍来响应对方的期待,而他总在看见对方的笑容时,有种油然而生的满足感,他以为他们可以一直这么搭配下去。

  终于夺得冠军,获得荣耀,却在相视的剎那发现有什么消失无踪,又有什么不同于以往,他在对方含笑的眸子里看见喜悦,随后是浓烈到近乎哀愁的茫然,还有更多他无法辨别的情绪混杂,全数交织融成一抹阴霾暗去眼底的光彩,当他还在斟酌说什么话能驱散那片晦涩时,却见江波涛笑着转移视线,恍若方才的情绪仅是一场虚幻的梦,江波涛其实没有露出除了夺冠喜悦之外的神情。

  只是那不是错觉,周泽楷想,他们自此不再如同往常亲密,江波涛开始会弄错周泽楷的意思,刚注意到时只是有一点小失落,毕竟世上没有人能完全读懂另一个人,江波涛或许仅是偶尔一次的判断错误罢了,直到仔细观察一段时间,周泽楷才确定江波涛是故意误解的,战术方面从不出错,在普通对话里他总若有似无地隔开两人的距离。

  就像现在,这已经不是第一次被四两拨千斤,他隐约能感觉到江波涛就算读懂他真正的意图——他并不是在说代言的事情,而是认真地在想关于江波涛的事情——可江波涛却选择闪烁言词,回避真正的答案。

  江波涛主动转移话题,其他人当然也相信其实没什么事,队长与副队长相处依然如同往常,可周泽楷觉得自己像是被打上一记闷棍般哑口无言,江波涛仅是带着歉意,勾着嘴角弯起笑,目光闪烁而不愿再与他对视超过三秒,没有任何一句解释或说明来表示江波涛为何不再亲近于他。

  周泽楷想,只要江波涛开口,即使说声别介意也好,他一定会毫不犹豫相信。

  拉近距离后却又突然疏远,夺冠后的喜悦逐渐被时间冲淡,压力如潮水般自各界席卷而来,荣耀第一人的称号压在身上,对他来说这些并非荣耀,而是种赤裸的负担,不喜被注目的周泽楷除了必要活动外,甚至开始在非必要的公开场合现身,他竭尽全力终于在变化无常的逆流中稳住身形,转头却发现原本推着他的江水已经退却。

  夺冠后的日子变得比想象中还微妙,他原本以为大家都会很开心,他跟江波涛也会继续搭配,然而江波涛的态度让周泽楷开始困惑,他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做了什么,让江波涛觉得不高兴?

  他从舟上探出手,想要再次捧起江水,水花飞溅,清澈的水自掌心流逝,他慌张低头看着水不断从指缝溜走,察觉自己没有任何方法能留住那抹令人动心的温度,手上好似隔层膜,他能看见、能听见,却再也无法沉溺于那种温柔之中。

  而他说不出一句话来留下这些。

  望着讨论结束后纷纷站起身离去的众人,周泽楷察觉江波涛也想要跟着离开的意图,他站起身,打算与江波涛谈谈,他不知道该说什么才能让两人之间的关系恢复以往,但他不想这样继续下去,好似一如既往,实则如履薄冰。

  「江。」

  「代言的时间要到啰……小周想要速战速决吗?」江波涛垂下双眸,拿着手机瞄了眼屏幕上的时间,「快点解决也好,我们走吧。」


  还是被敷衍过去了。


  意识到状况的周泽楷有些失落地低下头,沉默盯着自己的脚尖,然后视线顺着鞋子前端转向江波涛停在眼前的双脚,却不敢顺着继续往上,面对江波涛此时此刻的表情。

  一定是跟过往一样无懈可击的温和笑容,但那并不能安抚周泽楷的心情,反而会让他更加难受。

  相处迈入第四个赛季,除了夏休期,江波涛与周泽楷几乎是形影不离的相处着,周泽楷自然熟知江波涛的性格,江波涛遇到事情的第一反应绝对不是将情绪释放出来,而是压抑在心中,独自思考许久后才会考虑要不要提。若是由旁人主动提起,江波涛反而什么都不会说,即使原本想说,也会因为被问而变得不想提起,就让话题闷在心底直至溃烂。

  还是暂时别提等待时机,周泽楷在心中决定行动后便抬起头,认真望着脸上正带着温和笑容的江波涛,忍住那些清晰浮现的焦虑。

  这就跟赛场上一样,不断强攻只会耗损也无法夺得优势,他得耐心等待机会再一次问清楚,于是周泽楷什么都没说,只对着江波涛眨了眨漆黑的双眼,便掠过江波涛身边直接往外走,他试图稳住自己并重新思考江波涛这个人的性格,还有他与江波涛之间的关系——江波涛对他来说,是怎么样的一个人?

  虽然还没有很懂,不过,一定是很重要的一个人。

  重要到他会觉得焦虑,不被理会时有种失落笼罩,总是期望能再靠近对方一点,想把自己最好的东西全部都给江波涛,只要这其中有一项能让他开心,能让那双温柔的双眼盈满发自内心的笑意,一切便值得。

  再等待一段时间,如果那时还是不懂的话应该可以问其他人?周泽楷边想边走,率先离开的他自然不知道他恰好错过江波涛脸上一闪而过的动摇,温润如水的眼眸带着说不清的情绪,望着他的背影,最后只有带着意义深远的苦笑,跨步跟了上去。

  两人保持着既亲密又疏离的状态——但在外人看来还是与往常相似的相处——进行代言拍摄,周泽楷配合摄影组拍好几组照片,整体工作流程还算顺畅,若是工作人员跟周泽楷沟通失败就拜托江波涛去说就好,假如工作人员无法解读周泽楷的意图那就问江波涛,通常可以得到一个满意的答案。

  周泽楷在拍摄结束时望向江波涛,就看见江波涛脸上带着温和似水的笑意与旁边的工作人员闲聊,江波涛稍稍侧着身子站在灯架后面,他随即意会江波涛是被摄影棚的冷气吹得有些不舒服,才躲在旁边。

  现在的江波涛应该不会像以前一样直接拿他的外套去穿,周泽楷考虑「主动递外套」与「当作不知道」的选项后,还是选择主动把自己的外套递给江波涛。

  「早点走。」周泽楷认为他们还是快点结束这次采访好了,以免江波涛真的在这里被冷气吹到感冒。

  「……谢谢。」江波涛理解周泽楷是为他着想,话中含意是想早点走避免他着凉,犹豫几秒还是接过外套并道谢,看着周泽楷的神情带着开心愉悦却又混着担忧与落寞,江波涛转移视线,跟对面边说话边坐下的采访者寒暄几句,不着痕迹地略过了周泽楷的情绪。

  发觉对方手上拿着一迭资料,看来是打算问到满意为止,江波涛便干脆先发制人,「我们队长最近有点紧张,还请大家稍微放个水啊。」

  言下之意就是把清单上的问题少问一点,我们要早点离开,周泽楷听到这话时眼神明显亮了起来,只因江波涛还记得他的话。

  从话语中接收到这个讯息,采访者有些不满地皱起眉,但又不能冲上去质问「周泽楷都接受采访几次了还紧张个什么劲」之类的话,毕竟周泽楷从第五赛季出道至今依然维持这种低调又容易害羞的性格,几年来都不曾变动,就连得了冠军也没有让他迷失而骄傲自大,若要挑毛病倒也挑不出。

  况且这话可是江波涛亲口说的,江波涛是谁?是全联盟最能读懂周泽楷意图的人,几年来的成绩有目共睹,江波涛说周泽楷紧张,其他人能否认吗?当然不能,若是否认了搞不好还会被其他人当成茶余饭后的笑话拿来说嘴。

  采访者被滴水不漏的防守给逼得只好把几个过于八卦的问题拿掉,边露出笑容边答应,「那是当然的。」

  看着代替自己与采访者谈话的江波涛,周泽楷没有反驳江波涛说他紧张的话,事实上他的确是蛮紧张的,尤其在事先拿到采访问题的时候,里面有几题太过隐私让他有些尴尬,但联盟那边发话说要让他重视这次的代言,好提升荣耀在社会之中的形象,又拿「叶秋的存在至少推迟荣耀发展三年」这事情不断重复提醒,周泽楷有些尴尬地笑了笑,没在这事情上附和,只说会认真做。

  采访开始后,周泽楷一直维持着「先认真看采访者、听完问题、思考后回答问题、采访者困惑、江波涛帮忙补充、再认真等采访者下一个问题」这样的频率,基本题很快就回答完毕,然后对方自然开始往私人隐私方向问。

  采访者翻过一页资料,随后问出题目,「平常练习结束后,私底下通常都在做什么?」

  周泽楷回想他平常的行程,他会跟江波涛一起看复盘,一起讨论战术,有时玩个小游戏培养一下默契,有时做个手操然后起来走走,上健身房训练,偶尔放松聊天的内容也几乎都是荣耀,极少数的时间他们会谈一些关于自己的事情,这样应该可以概括成一种内容,「自主训练。」

  看着采访者突然露出果然大神级选手都是神经病的表情,江波涛马上察觉采访者误会成「周泽楷连休息时间都在上线打荣耀」,看着周泽楷因为对方反应而露出困惑的表情,江波涛好笑地解释,「队长的意思是做手操休息之类的,或是跟大家进行一些能培养默契的活动,偶尔也会讨论对比赛的看法。」

  「看来连私生活都很努力呢,」敷衍过去的采访者发觉这个方向没有什么好写的便决定换个方向突破,毕竟他也背负着上层下达的指令,虽可以自行作主删掉几道题目,但也不能妥协全删,必要的问题还是得问,不然这商业性就没了,连独家也称不上的采访会被退稿,「有特别喜欢的人事物吗?」

  看着周泽楷保持沉默,采访者便补充道,「或是特别喜欢谁之类的?」

  在事先给的题目中有看过,刚要针对第一个问题反射性回答荣耀的周泽楷却在思考第二题能不能合并回答时,完全愣住了。

  特别喜欢谁?

  这他可从来没想过,而且也不在问题窗体上,窗体上面的问题内容应该是问他有没有喜欢的公众人物、明星或选手之类的,一般人喜欢的公众人物或明星他认识的不多,周泽楷的专注全部都在荣耀上了,自然只能回答崇拜的选手。

  他原本打算拿出荣耀职业选手公用答案:叶秋大神来做说明,但现在题目问的是喜欢谁而不是崇拜谁,所以叶秋大神自然不能算作回答,况且对方退役之后还在打挑战赛,由现今荣耀第一人身分的他说出崇拜前荣耀第一人似乎有点不妥,冯宪君也让他特别注意别跟叶秋扯上关系,他需要树立的是一个职业联盟形象。

  被问题困扰的周泽楷开始认真思考,该怎么回答、又要回答什么?他的视线自然投向坐在一旁的江波涛。

  江波涛好似收到求救视线般,他嘴角一弯,笑着和采访说,「喜欢的人事物吗?那自然是荣耀了,就像刚才说的,小周连私下的时间都耗在训练上。」

  听着荣耀职业选手都会回答的答案,采访者理所当然地点点头,没意识到周泽楷这次的沉默不如过往那些思考,而是真的感到茫然无措,自然是重复问着刚才没被回答的问题,「那周泽楷有没有喜欢的人呢?看上哪家姑娘没有?」

  从没想过恋爱意义上的喜欢,周泽楷反而不知道怎么回答,他低头思考很久,把记得的女性面孔都想过一遍,包含轮回战队里面的食堂大妈也算在里面,确认自己对于认识的女性都没有「喜欢」这种情绪存在,这才正经地摇了摇头,「没。」

  他是没对哪家姑娘有兴致,不过……周泽楷看着江波涛,瞬间感到困惑,皱起眉头陷入自己的思考之中。

  说到喜欢,那一瞬间闪过脑海的,却是一个再眼熟不过的身影。

  总看来游刃有余,默默在后方将所有脏活、累活拦下,笑说没事却在私下忙到连私人的时间都没有,还撑着说「因为他是副队长」而执着不肯倒下的身影。

  不安地抬起头,对上江波涛的眼眸,看着江波涛脸上带着那温和如水般让人感到舒适的笑容,却让周泽楷有那么几秒呼吸凝结。

 

  ……为什么会在这种时刻想起他?

 

  TBC.



  终于,剧情来到了这里。
  接下来几篇堪称恋爱读条赶进度,当然我个人觉得前面近四万字都是在为了这篇而铺陈,慢慢地就会……不忍说我。

  我的浪漫都浪漫在奇怪的地方啊,开心的咧。(神展开的人闭嘴#)


评论(11)
热度(46)
我是cobra眼镜蛇。
湾家,为方便自转简体,有时会懒惰没转……要是看不惯的留个言我再转。

本家:http://cobraxxxxx.blog131.fc2.com/

全职CP主吃周江周。
可看:孙肖孙、伞修伞、喻黄喻、钟楼钟、双花、双鬼、林方林、卢刘卢、韩张韩、乔高乔、包罗包,拆了就是雷CP,别与我推广我们就能相安无事。
© 保持沉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