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持沉默

【全职|周江|江周|藉水行舟】03.《溺于江水》(二)

※请务必阅读完注意事项,連結請點→

※此为全职小说同人,配对为周泽楷与江波涛,清水无差故不标前后,自由心证。

※因为在lofter发所以直接用word繁转简,湾家繁体请点→

※引用表示的是本子内改变字体的地方,不是真的引用了谁的文章。(Lofter不能改变字体,所以使用引用来代替)

※如果以上都接受再继续看,觉得有问题的话,请随时关掉,谢谢。


  自采访那时察觉自己的不对劲后,周泽楷没有急忙想要确认这种心情,反而变得更沉默,打起比赛来变得更加强势,像是要把累积已久的情绪全部都发泄在赛事里。场上的一枪穿云有多狂放,场下的周泽楷就有多沉默,彷佛场上与场下其实是真正意义上的两个人,或是分裂成两种人格。

  然而,即使周泽楷在打法上变得粗暴直接、狂放到彷佛用实力忽视一切阻碍,但其中每个步骤、每个细节仍带着惯有的冷静沉稳,在场上观察后才抢先行动,打断敌队的战略意图,强势且极具破坏性的打法每每奏效,在赛场上带出一波又一波华丽而成效极佳的攻势,为轮回带来更加高昂的人气。

  所以就算江波涛注意到周泽楷有哪里不对劲,也不好多说,毕竟成果就摆在那里,说什么都不对。

  他们就维持着这种微妙的风格首开先局,在常规赛里依然以一人团队的风格横扫千军万马,不过,即使轮回战队以卫冕冠军的状态强势出击,但团队选手本身倒不是这种张狂而高傲个性,几个性格不错的大男孩凑在一块,自然轻松且随意,吃顿饭也吵吵闹闹,偶尔耍耍嘴皮子或是分享一些近况,还让其他人帮忙给些建议,尤其是杜明,他谈起恋爱来特别烦人,更在暗恋唐柔这件事被江波涛确认后就干脆不再掩盖,老是询问队友意见。

  比方说现在,他们刚结束基础训练正在休息,就听见杜明哀号之后的圣诞节怎么过,是不是应该送唐柔什么东西以表心意。

  「这该怎么办……」

  「别看我,要追唐柔的是你。」坐一旁的吕泊远迅速撇清,完全不想帮杜明出主意,一开始还非常有同伴爱而认真帮忙想,几次之后便忍不住随意说个几句还开始忽悠,后面连敷衍都嫌麻烦。

  「你干脆自己打包送上门吧?」吴启倒是用很正经的神色提出很乱七八糟的建议,摆明就是想损杜明,「我们会记得你对战队的贡献的。」

  被嘲笑一番的杜明干脆理都不理那两个家伙,几个队友什么性格,他相处这么久还不知道吗,就是喜欢开他玩笑又没个正经的提议,他转头看着在旁边一脸认真思考的周泽楷,荣耀第一人难得不是用嗯啊喔回答而是认真帮忙出主意,杜明顿时觉得希望无穷,「队长你说我该送什么好?」

  「花。」周泽楷想了想,这么表示。

  「送花啊?」杜明也觉得这主意不错,虽然俗套但追女孩子确实有用,「听来不错,不过队长你帮人帮到底,给个建议吧,送哪种花?」

  「玫瑰?」脑中只有几种常见的花,能送女孩子的大概也只有那些,周泽楷有些不确定地多加其他选择,「百合?」

  江波涛在旁边笑着接话,「玫瑰花啊?说来的确是够浪漫,但味道很沉。」

  「不喜欢?」周泽楷眨了眨眼,看着江波涛问。

  「唔,女孩子应该会喜欢玫瑰……但依唐柔的性格可能不会收?」江波涛怎么也不觉得唐柔会接下玫瑰,她收下之后最有可能的情况是叫杜明上线打一对一,然后玫瑰就摆在旁边没人管了。

  更别提圣诞节那一周还要打常规赛,轮回战队当然不可能放任选手从S市飞去H市送个花、过个圣诞节再回来。

  「啊……那该怎么办。」杜明想了想,也对,唐柔的性格的确不能与一般女孩相比,用追一般女孩的方法追唐柔,肯定会出现许多问题。

  就在几个人天南地北乱聊歪题到开始胡乱出主意的时候,人生胜利组方明华恰好开门进来,杜明用彷佛看到救星的目光看向方明华,方明华察觉不妙倒退一步,接着方明华就被缠着出主意,几个人对方明华投以同情的眼神。

  吕泊远看着杜明的态度感觉不是几句就能搞定,「看来好像要很久?」

  「休息时间也才几分钟,」吴启越过屏幕探头看,然后摇头叹气道,「就这么被糟蹋了,看来还真可怜。」

  「不然你去代替他?」

  「人生胜利组的思考不是我等单身人士可以理解的,追姑娘不过就是小事,我们要对同志充满信心,一定可以搞定的。」

  想法一致的两人对方明华一阵默哀后,便纷纷当作不知道,开始做自己原本打算在休息时间内要做的事,一个跑去饮水机旁倒水,一个溜去外头找吃的果腹。

  没跟他们瞎搅和,周泽楷留在原位,思考一遍对话后倒是有些好奇,他看向江波涛,再认真不过地开口问,「喜欢什么?」

  江波涛没有回答,他先把手上的训练完成后才抬头看向周泽楷。

  「小周是问我喜欢什么花吗?」江波涛想了想,脸上勾起一丝笑容,眼底的温柔彷佛只消一眼便能溺死其中,他轻柔地说,「荚莲。」

  ……没听过。

  周泽楷一脸困惑,他的手摸上鼠标就要打开网络搜寻,却见江波涛眨眨眼,轻描淡写地说,「看到漂亮就记了起来,荚莲不过就是一种花而已。」

  「哪种啊?」才刚用几个追女孩招数敷衍杜明方能脱身的方明华一回来就听到不知道是啥的名字,即使身为人生赢家,被迫认识、分辨出玫瑰蔷薇百合雏菊还有好几种忘记叫啥的花名,但方明华还是不知道荚莲长怎样,更别提其他只懂打荣耀的男人了,能认出玫瑰跟蔷薇就算是不错的。

  不过,即使方明华不知道荚莲的模样,就凭这几年相处大概知道江波涛有点神秘的性子,不用想也知道这回答肯定有问题。

  「不知道。」周泽楷诚实表示他不清楚,他只知道送情人要送花,但实际上花有几种、什么时间该送什么花之类的倒是没有很懂。

  「大概就是这样了。」江波涛没有继续绕在这个话题上,他看着周泽楷打开网页,认真查看荚莲的叙述还有照片,不免摇了摇头,眼底却带着些许微妙的情绪,像是有些想阻止,却又觉得顺其自然也好的感觉。

  而这一切自然都落在旁观者方明华的眼里,他对外打个手势,让江波涛跟着他到训练室外面,两人在周泽楷的目光下一前一后走到门外,方明华瞪着江波涛脸上温和的笑意,终究无奈地叹口气。

  虽然他不能说是非常了解江波涛这个人,但毕竟是他推荐江波涛转会来轮回,再怎么说也比其他人更明白一点,他不知道江波涛最近是怎么了,但他倒是看得出周泽楷的困惑,连带让他观察江波涛一段时间之后就发现问题,周泽楷的困惑几乎是针对江波涛个人,而且通常出现于江波涛说完话后。

  方明华在赛季开打没多久就发现不对劲,周泽楷与江波涛两人相处看似如同以往,江波涛依然帮忙解释周泽楷的意图,周泽楷仍旧注意江波涛,在团队默契与和谐中仍然团结,但他知道,江波涛与周泽楷私下不再独处,这跟以前常看到他们形影不离的状况实在差异太大,不知道两人之间是否发生什么事情,才变成现在这样。

  靠在训练室门旁的墙上,他看着脸上带着笑容的江波涛,斟酌用词后这才问,「……你最近怎么了?」

  「这很难跟你解释,不过大概就是这样了。」江波涛摇摇头,语气温和实则强硬结束话题,没有要正面回答的意思。

  方明华不是很同意地摇了摇头,凭江波涛的处理手段不该变成如今这种莫名其妙的局面,「要知道你们两个关系要是改变的话,轮回——」

  「轮回会赢。」江波涛率先打断方明华的话,他坚定地说,「只要有周泽楷在,轮回就会一直赢下去。」

  「……我是要说轮回的大家都会很担心你们。」方明华按着额角,这种时候他还真心不知道该怎么办,周泽楷也不是个喜欢一直等待的人,这种尴尬又微妙的情况已经让周泽楷察觉到不对,估计等周泽楷忍到一个地步就会化被动为主动。虽然周泽楷在台上总是容易紧张不安与害羞,但论起私底下的行动力那可是一等一的好,方明华可不乐见轮回战队起内哄,自然要从比较好沟通的开始下手。

  但他忘了,江波涛也是个……不主动提就不会说的人。

  江波涛双手环胸,眼底带着有些无奈的情绪,「没什么,在比赛中不是没有问题吗?」

  「我不是说这个,」方明华看出他坚持不想说,瞬间觉得这问题实在太过棘手,一个不愿讲、一个讲不出来,这两人是打算一直维持这种奇怪的状态吗?没意识倒还好,意识到了只觉得浑身不对劲,方明华只能硬着头皮再问,「我是问你们两个怎么了?」

  「真的没事,」江波涛摇摇头,面向训练室的他看着周泽楷有些疑惑地从屏幕后方探出头查看状况,知道不能继续谈话引起周泽楷的困惑,便对方明华说,「小周找我,我先回去了。」

  方明华被堵上这么一句,只好把想用来劝说的话全部吞回腹中,他没理由能拦住江波涛继续问下去,便只能眼睁睁看江波涛顺利混过这个话题。

  在江波涛与他擦肩而过时,突如其来的灵感闯入脑海中,特殊的花在特殊的时间题起自然有特殊的涵义,他就像是理解什么重大消息般突然露出错愕的表情。生日花、什么的代表花或是花语本身有特殊涵义?他想起自家恋人常在他耳边说的那些浪漫话,便下意识拽住江波涛的手,急忙压低声问道,「无缘无故说了一个不常见的花——是生日花吗?」

  方明华在问了之后才后悔这无心的问题,尤其看到江波涛眼中一闪而逝的讶异时更是震惊,他当初推荐江波涛进入轮回不是为了这种结果,顿时方明华的心情变得复杂无比,他一方面觉得这种感情不妥,另一方面又为江波涛的冷静自制感到佩服不已,江波涛脸上的笑都让他看出些许苦涩,疼得让人倍感心酸。

  「……你已经有答案了,不是吗?」江波涛意味不明的这么说。

 

  水能载舟、亦能覆舟,水能包容舟的存在,自然也能把舟推得遥远。

  如果舟翻覆了,是否最终将溺于江水?


  TBC.

评论
热度(37)
我是cobra眼镜蛇。
湾家,为方便自转简体,有时会懒惰没转……要是看不惯的留个言我再转。

本家:http://cobraxxxxx.blog131.fc2.com/

全职CP主吃周江周。
可看:孙肖孙、伞修伞、喻黄喻、钟楼钟、双花、双鬼、林方林、卢刘卢、韩张韩、乔高乔、包罗包,拆了就是雷CP,别与我推广我们就能相安无事。
© 保持沉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