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持沉默

【全职|周江|江周|藉水行舟】04.《藉水行舟》(三)

※请务必阅读完注意事项,連結請點→

※此为全职小说同人,配对为周泽楷与江波涛,清水无差故不标前后,自由心证。

※因为在lofter发所以直接用word繁转简,湾家繁体请点→

※引用表示的是本子内改变字体的地方,不是真的引用了谁的文章。(Lofter不能改变字体,所以使用引用来代替)

※如果以上都接受再继续看,觉得有问题的话,请随时关掉,谢谢。


  他们信心满满,结果却是与冠军失之交臂。

  几个人看着荣耀跳出,几乎都愣在比赛席上,最后的几秒钟让他们失去一切,与冠军擦肩而过。

  轮回第一次获得冠军是在客场,第二次获得冠军也是在客场,两次都无法让一直支持他们的粉丝为他们欢呼,这次终于站在主场比赛,在众多加油与期待的眼神中却接连输掉两场。

  每个人都尽可能控制自己的情绪,这场比赛有着太多匪夷所思,兴欣做到太多不可思议的事情,他们服了,伸手跟几人交握并说声恭喜,便率先离开现场到休息室,等待赛后采访。

  气氛一片死寂,压迫的沉默笼罩在几人之间,江波涛低垂着眼望着地板,他紧抿着唇,手在身侧握成拳,最后还是打起精神来对着几个人说话,「我们等一下还要接受赛后采访,大家想一想,看等等有没有什么想说的?」

  几个人仍然沉默着,他们有很多话想说,却没有想好该从哪边说起。

  「兴欣的确打了一场很精采的比赛,他们是冠军。」江波涛语气平淡地说,彷佛刚才在台上无比悔恨声音传达不出去的人不是他。

  「……等一下应该会被问到对于兴欣还有叶修的看法吧,」方明华虽然不是很想提这事,但这问题绝对躲不掉,「你们三个打算怎么说?」

  「不知道。」孙翔倒是回答很直接,他极难用言语去解释最后那三秒,现在想来还是觉得可怕。

  江波涛愣在原地,他想了想,几种说词在口中绕着,却没有一种能够代表他此刻的心情,他的脑中还不断播放着一枪穿云飞出去、一叶之秋被击杀的那几秒,叶修的攻击极度出色,的确服了,他嘴角勾起笑容,试图照着过往应付采访者的方法来说,「应该是会从团队分析……」

  「我来。」周泽楷却罕见地开口了。

  如果记者问,我来说。

  接收到这讯息的江波涛眨眨眼,然后点头表示可行,他还特意看了孙翔几眼,确定孙翔能控制自己的情绪,不会说出什么不得体的话后,几个人便鱼贯而出,走到现场接受采访。

  「他是一位伟大的选手。」在被问到时,周泽楷率先开口表示,其他轮回的队员也纷纷跟上表示自己的看法,周泽楷趁隙瞥了其他人,有人的眼角红了一圈像是在忍住悲伤,但只有一个人的心情他却捉摸不定,江波涛安静地待在他身边,脸庞被发丝盖住部分,他没有办法判断江波涛此刻的情绪,只能猜测也许江波涛还在撑着,让脸上不显露出丝毫难受。

  江波涛随后抬起头,对着几人扫视一圈,从周泽楷的眼中看见担忧,他眨眨眼,便以温和似水的微笑为采访会下了结论,「期待下次能再和他们一决胜负!」

  然后他们离开了,将主场让给今天的主角,该接受这些喝采与荣耀的是赢得冠军的兴欣战队,而不是落败成为亚军的轮回战队。

  周泽楷领着众人走在最前头,越走越觉得不对,过于沉默而压抑的气息迫使他停下脚步,看着几个人的表情强撑着笑随口胡扯几句,但说完话的沉默却是更深层而压迫的无力感,他想说些打气的话,却发现自己讲不出什么,团体落败的确每个人都有责任,这时说些漂亮话也有点多余,况且周泽楷根本无法讲出安抚性十足的话。

  周泽楷一直是轮回的核心,他带领着轮回战队不断往前,突破季后赛、拿下两个冠军,但这次他却没有用行动作出相对应的举动,他辜负许多期盼与希望,他看着主场粉丝难过得哭了出来,他站在原地望着自己的脚尖,不由得觉得自己还是无力而懦弱的,他必须变得更强悍才行。

  他好像回到了独自一人的那时,周泽楷有些无力地望着地面,无解的枪王在场上也许无解,在场下却有很多破解的方法,他沉默寡言,他没有办法尽到队长的职责领导众人,他是团队王牌、是团队核心,可是他现在甚至连一句安慰的话都堵在喉头,说不出来。

  枪王除了加血外无所不能,周泽楷却有很多做不到的事。

  有一只手拉住了焦虑不安的他,略低的体温降下他的热度,奇迹似地安稳他的情绪,让他平静下来。

  周泽楷盯着握在他掌心的手,带些凉意的细长手指是属于江波涛的,他小心翼翼地抬起头,就见江波涛脸上带着安抚的笑,嘴型说着「我来」,周泽楷就把主导权交出,任由江波涛先婉拒经理与其他人的关心,随后领着轮回战队的选手们走到轮回战队的训练室里,打开电灯,要他们找个位置坐下。

  伸手摸着陪伴他们上千个日子的计算机,键盘被按得有些凹陷,鼠标还摆在键盘旁边,那些都是他们不断训练所留下的痕迹。

  左边的区块是他们看复盘的地方,右边的区块是他们策划战略的位置,江波涛在脑海里构筑过去那些日子,他们一起痛苦面对挫折,不断培养默契却毫无成效,战术运用太艰难无法达到要求,悲叹个人技术无法提升,然后他们互相帮助跨过这些难关,他们笑着庆祝胜利,嚷嚷着对轮回团队全心信任的话语,他们曾经强悍得无人能及,却未不可一世,仍然坚持维持低调,一起在训练室里度过每一分、每一秒,稳定而踏实地做着繁复而枯燥的训练,这些点滴累积成现在的轮回战队,他们不再是一人战队,他们是一个团体,互相维持、互相运作,他们成就彼此,成为轮回。

  轮回战队的情绪都有些说不上的复杂,他们服了,但不代表他们可以就此摆脱输掉决赛的难受,事实上,更是因为击败他们的那个团队是初次进入赛季的兴欣战队,击败他们的是曾为荣耀第一人的叶修,所以对他们来说,这样的结果更是让他们感到痛苦。

  他们一直相信这样的团队能够拿下第三个冠军创造王朝,事实却以最残酷的方式告诉他们,其实他们不过也是其中一支苦苦挣扎想要夺冠的队伍,并非与众不同,没什么特别值得骄傲的,众人显得有些垂头丧气,落败的实感逐渐涌上,团队士气一落千丈。

  这个时刻也许什么都不说,让众人各自消化情绪是最好的选择,只是失败的残酷事实会在团队里撕裂出一个裂缝,放任不管会逐渐产生危机,如果没有人站出来重新给予大家一个信任的理由,那团队将会逐渐分崩离析。

  江波涛深知人与人之间那些复杂的事,他看着周泽楷征询意见,见周泽楷对他点头,眼底带着全然的信任,江波涛清了清嗓,开始说一些他此时想到的话。

  「杜明总是提早到达训练室开始训练……虽然还在这里找人商量追姑娘的方法。」

  还以为是要称赞他的暗中努力,没想到还是被调侃一句,杜明哀号着,「副队长……」

  「孙翔为了融入团队,私下认真研究每一场轮回的打法,还找人帮忙练习。」

  「嗯。」孙翔倒是没有秘密被戳穿的诡异感,基本上他也没特别隐瞒。

  「吕泊远还偷偷找人拟定训练菜单给自己加训。」

  「……对。」吕泊远不怎么意外,江波涛有时还会带些点心饮料过来让他补充体力。

  「吴启跟吕泊远一起加训。」

  倒是没料到自己私下做的事情会被发现,还以为藏得很好的吴启有些惊讶地抬头,「吕泊远你出卖我啊?」

  「方明华减少跟老婆煲电话粥的时间,跑去找佟林帮忙研发武器,还协助开发许多装备。」

  方明华苦笑,他从第四赛季出道至今,知道自己已经逐渐老去,自然只能用别的方法来弥补时间磨去的锐利,「年轻人真可怕。」

  「周泽楷时常跑去找其他部门一起研发战术。」

  周泽楷对着江波涛眨眨眼,他私下做这事情时可是有跟江波涛报备过,甚至有时他们会一起去拿资料分析并开始探讨,轮回战队补足了没有攻坚手的缺憾后,就剩下没有战术大师这件事情让人觉得遗憾,自然要在战术方面卯尽全力补足那些,况且在赛场上下指示的是他们两个,当然必须要更加努力。

  「大家一直都很努力,无论是训练或是私下的行为,都是为了轮回战队的获胜而不断坚持。」江波涛的视线一一扫过每张熟悉的脸庞,从青涩到成熟,从懵懂无知到闪烁着求胜的渴望,他随着战队不断成长,更将这些改变尽收眼底,将所有人的努力全数记下,「虽然我们输了这一场,但我们还有明年、还有后年,还有许多能继续拚搏的机会。」

  「这些日子,很高兴有你们一起。」

  看着几人的状况还没回复,江波涛便对还处于极度难过的队员们说了一些当下想到的话,是训练时意外发生的笑话,是比赛过程中出现的一些帅气招式,是在每个关键点时的亮点,是每个人对团队的贡献,是大家一起努力的日子……他的语气轻而柔软的,就像温柔的水环绕在众人身边,缓和他们的痛楚,将每个人都说了一遍,将每个人都用最温柔的方式肯定,将每个人都带离那些令人崩溃的情绪,他说到口干舌燥,也暂时想不出更多话可说,便停下看着几人。

  每个人的神情都带着极为繁复的情绪,江波涛所说的事情都是他们知晓的,不断回想起那些曾让人开心的回忆,也在输去的难受感中忆起最初喜欢荣耀的心情,是因为喜欢才开始努力,是因为想夺冠才站在这里。

  然后江波涛笑着说,都回去睡觉吧,明天放假休息一天,后天开始我们还是要继续努力。

  「记得,我们是轮回战队。」江波涛最后只这么说。

  他们瞪着、掐着自己的腿,在训练室里看着自己经历的点滴,回忆江波涛所说的那些过去,终于忍不住满腹辛酸,不知道是谁先留下泪,接着有如连锁反应般哭成一团。

 

  他们为了冠军而不断努力,却在终点线前失败。

  但他们不该在这里气馁,这个赛季结束了,他们还有下一个赛季、下一个冠军、下一个梦想等着去追逐。

  我们是轮回战队。

 

  TBC.

评论(14)
热度(35)
我是cobra眼镜蛇。
湾家,为方便自转简体,有时会懒惰没转……要是看不惯的留个言我再转。

本家:http://cobraxxxxx.blog131.fc2.com/

全职CP主吃周江周。
可看:孙肖孙、伞修伞、喻黄喻、钟楼钟、双花、双鬼、林方林、卢刘卢、韩张韩、乔高乔、包罗包,拆了就是雷CP,别与我推广我们就能相安无事。
© 保持沉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