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持沉默

【全职|周江|江周|藉水行舟】04.《藉水行舟》(四)

※请务必阅读完注意事项,連結請點→

※此为全职小说同人,配对为周泽楷与江波涛,清水无差故不标前后,自由心证。

※因为在lofter发所以直接用word繁转简,湾家繁体请点→

※引用表示的是本子内改变字体的地方,不是真的引用了谁的文章。(Lofter不能改变字体,所以使用引用来代替)

※如果以上都接受再继续看,觉得有问题的话,请随时关掉,谢谢。


  这对于轮回战队而言是一个极度哀伤的夜晚,江波涛好说歹说,软硬兼施终于让几个人都回房去睡了,他疲累地叹了口气,这才回头看着一直坐在椅子上保持沉默的周泽楷,周泽楷没有哭,看来好似不在意输赢般淡然,他只是陪着,留在原位听着那些话。

  知道周泽楷对于这种事情的反应远比其他人还要不明显,也许是周泽楷本身对于情感的敏锐度本就比较迟缓,或许是周泽楷在遗憾悔恨之中能很快找到属于自己的平衡点,江波涛不知道是哪一个,但他还是选择伸出手,缓慢而柔和地抚着周泽楷的头,毫无规律的频率逐渐抹去周泽楷内心的防备,江波涛的手小心翼翼地梳理着周泽楷略长的发丝,周泽楷的表情变得有些苦涩,红着眼眶,有些委屈地眨了眨眼,最终还是急忙闭上眼。

  周泽楷此时也感到难过,站在场上直到最后却没能胜利,一枪穿云没有在擂台赛击败君莫笑,在团队赛最后的三点五秒被击杀成尸体,但周泽楷知道这时身为队长的他更应该要站出来说些什么来安抚团队,想说的很多,却一句话都说不出口,有些难受地站在原地,看着团队好似分崩离析,周泽楷感受到第五赛季的无助,连试图凝聚向心力都做不到……幸好江波涛替他做到这一切。

  彷佛为了隐藏般,周泽楷迅速起身,伸出手便拥抱江波涛,紧紧的、用力的将自己贴近他的身体,好似能从相触的肌肤中获得些许安慰,他那几乎让人窒息的力道中带着微微颤抖,像是拼命忍着不哭一般,随后他拉开两人的距离,伸手拨开江波涛散于额前的发丝,一丝一束的整理好拉往旁边,周泽楷弯下腰将吻印在江波涛的额头上,轻柔而带安慰性质的一吻并不包含任何欲望,他眨眨眼,便在江波涛开口前离开训练室,并带上了门。

 

  整间训练室里只留下江波涛一个人。

  江波涛叹了口气,他放松地向后一靠,仰躺在训练用的计算机座椅上,目光空洞而无神地盯着天花板。

  直到这时他才终于能处理自己的情绪,江波涛苦涩地笑了笑,他光记着成为水安抚众人,却忘了自己其实痛得快要崩溃。

  他差点就在周泽楷面前暴露自己的真实心情,然而他坚持他不能被悲伤淹没,他的自尊也不允许他在别人面前失态,现在终于独自一人,他可以安稳地放开所有顾忌,任由满腔狂风暴雨的情绪淹没他所有理智。

  他怎么可能一直保持笑容,他怎么可能随时如同水般温和而好相处,他当然有他的情绪,而他只是将其控制在范围之内,他稳定压抑从不失控,在日常相处时注意许多细节,而表现出擅长与人沟通的模样,平常都已经习惯成自然,在此时却难堪至极。

  其实江波涛知道自己只是强撑着笑,内心却觉得郁闷而痛苦,恨不得把自己留在一个空间里面独自伤感。

  其实江波涛也明白周泽楷有察觉,便给予他一个拥抱后选择离去,主动留给他一个独处的空间。

  在成为恋人之后,周泽楷终于不是如木头般仅呆呆看着他了,周泽楷逐渐理解江波涛的思考,到现在能够适时地给予无尽的温柔,江波涛好笑地想着,却有种悲伤再也挡不住,从心底滋生而出。

  江波涛在脑海里想着每个比赛的每个细节,觉得自己太过自虐,但他还是控制不了自己不断回想、不断思考后不断检讨,如果这边再注意一点,如果速度再快一点,如果他再强一点……许多如果化为利刃几乎要刺穿他的意识,他盯着天花板却糊了视线,什么也看不清,他放弃地闭上双眼,终于让眼泪自眼角滑落。

  可是没有如果,他终究是输了。

  输给自己、输给对方、输给变化无常的人生。

 

  方明华回到房间洗好澡,跟老婆通过电话之后便躺到床上,脑中转着方才的画面,然后这才想起江波涛其实从头到尾根本没有表现出任何情绪,他有些担心地从床上爬起,套上外出服就去敲江波涛的门,没人应声,转而去敲周泽楷的门,也没有回应。

  他思考几秒,便打算走到训练室查看他们是否还在,若是不在就代表已经回到房里睡下,要是还在的话,就看看他能帮上什么吧,他还是有些担心江波涛的情绪,明明已经输过那么多次,却没有一次比在主场失去冠军还让人难受,连他们这些粗神经的都觉得痛苦,还让敏锐的江波涛安抚心情,现在想想前辈当得还真失职,什么都扔给后辈处理。

  快步从转角弯过,方明华随即看见熟悉的身影,队长周泽楷还穿着比赛的衣服,靠在训练室门口旁的墙上。

  「小周?」方明华有些讶异地盯着周泽楷,便随即理解周泽楷为何仍守在这里,「小江还在里面?」

  「嗯。」周泽楷给出肯定的答案。

  看着周泽楷略微发红的双眼,方明华犹豫几秒,这才有些沙哑地问,「你……不进去安慰他?」

  「江,不需要。」周泽楷摇头,照着江波涛的性格,有外人在那的话就绝对不肯失态了,所以他只能守在门口,替他拦下所有会影响他的人,就如同江波涛一直做的,拦下所有脏活累活,甘愿隐去自己的表现机会,默默在背后推着他,让周泽楷在场上打得毫无后顾之忧,越发强悍而华丽。

  周泽楷知道那是多么吃力不讨好的一件事,但江波涛总是笑着接下,没有任何抱怨,成为他与所有人的沟通桥梁,将轮回从碎片黏合成一支强悍的战队,但江波涛并不愿意被人看到他的脆弱,他将许多责任压在自己肩上,宁可逞强也要维持自尊,那周泽楷便愿意装作不知道,同时也注意其他人,不让任何人有机会碰触到江波涛的伤口。

  「好吧,那小江就交给你了,」方明华明白周泽楷没有要妥协让路的意思,便干脆把江波涛交给周泽楷,他只是叮咛着,「要是有问题就来敲我房门。」

  「好。」周泽楷点点头,直到目送方明华远去后,这才把视线再度投到训练室的门口。

  他还是觉得难受,却绝对没有江波涛那么痛苦,注重细节的江波涛肯定在重复思考时发现许多可能改变的机会,整体来说,江波涛打得很出色,没有轻敌也没有大意,只是对方更加强悍,所以得到冠军。

  比赛就是种充满不确定性的东西,这让他们必须反复不断地比赛以求胜利,而他们全力以赴,却不一定能实现梦想。

  对周泽楷来说,江波涛其实并非如同外界所说,是光芒照射下所产生的影子,也不是借着太阳光芒照耀才能散出光芒的星球,江波涛是另一种温柔的光,就像宇宙中的恒星一般,而太阳炙热且夺目的光总引人注目,以至于忽略其他独自在宇宙中燃烧的恒星,那些恒星在距离遥远的地方沉默散发属于自己的光芒,因为相较太阳来说太过微弱而被掩盖,因为太过习惯而容易忽略,却在蓦然回首时发现那温柔的光是一直存在。

  对其他人来说,周泽楷是耀眼的阳光,但对周泽楷来说,江波涛才是不断照耀他的太阳,他总温和地站在那里不引人注目,总让人轻视,好似他的功用只是沟通而已,彷佛轮回没有江波涛也能继续夺下冠军,然而轮回却不能没有这样的人存在,江波涛对轮回团队来说是必要的,他本身的个体战斗能力有目共睹,不动声色却能安然完成交付的任务,他深刻理解轮回团队,能安抚每一位选手,能读懂周泽楷的意图,但这些都不足以形容周泽楷需要江波涛的心情,喜欢与渴求充斥着他身体的每一个地方,周泽楷需要那道光,周泽楷不能没有江波涛的存在。

  周泽楷轻轻碰触着冰凉的门板,没有试图转开门把推门而入,他既然打算留下一个空间给江波涛独处,那他就会一直等在这里,直到江波涛能整理好情绪,发自内心笑出来为止。

  他会一直等着。

 

  如果你成为我的后盾,那我也愿意成为你的。

  我痛苦时你为我承载,你悲伤时我为你抵挡。

 

  我找到了你,那我便无所畏惧。


  TBC.

评论(8)
热度(45)
我是cobra眼镜蛇。
湾家,为方便自转简体,有时会懒惰没转……要是看不惯的留个言我再转。

本家:http://cobraxxxxx.blog131.fc2.com/

全职CP主吃周江周。
可看:孙肖孙、伞修伞、喻黄喻、钟楼钟、双花、双鬼、林方林、卢刘卢、韩张韩、乔高乔、包罗包,拆了就是雷CP,别与我推广我们就能相安无事。
© 保持沉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