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持沉默

【全职|周江|江周|藉水行舟】后话01.《关于周泽楷的那些事》(上)

※请务必阅读完注意事项,連結請點→

※此为全职小说同人,配对为周泽楷与江波涛,清水无差故不标前后,自由心证。

※因为在lofter发所以直接用word繁转简,湾家繁体请点→

※引用表示的是本子内改变字体的地方,不是真的引用了谁的文章。(Lofter不能改变字体,所以使用引用来代替)

※如果以上都接受再继续看,觉得有问题的话,请随时关掉,谢谢。



后话。

 

  人总是在剥离一层又一层的假象之后,才会看见内心深处最真实的性格。

  孤舟之所以孤独,江水之所以温柔,得足够深入,才能看见那些隐藏于表面之下的面貌。

 

 

01、关于周泽楷的那些事

 

  其实周泽楷并不能被归类为纯粹单纯的一个人。

  相较于轮回其他偏单纯直率的人来说,周泽楷的心思还复杂许多,他看得细、想得也多,对人的观察不算敏锐但还能略知一二,因为充满不确定,所以总在斟酌评估后说得少,加上本身性格内向又低调,导致他看上去是个单纯又容易害羞的人,彷佛说两句话就会心惊胆跳,逗弄两下就会满脸通红,可他其实不是这种性格,不曾因为言语攻击就此慌乱无助。

  周泽楷的思考其实并不单纯,他能识破许多战术,他能率先安排战略打乱对手,他能够看清许多人与人之间的纷争,他能知晓那些紧盯着他的目光背后代表什么意义,他只是沉默地站在后方,不轻言妄语。

  可那时他却轻易地给出承诺,周泽楷想起嘴角带着浅笑的男人,怎么想都觉得当下过于失控,仔细回想却又庆幸无比。

  那时有点着急到无法仔细思考了,他知道轮回配合不好的重点在于自己,他并未融入团队,而团队也没有接受他,周泽楷曾试图慢下步调,模仿由王杰希领军的第五赛季冠军微草战队,以核心人物牺牲自己的打法融入团队来取得较佳的成绩,然而,周泽楷在尝试放弃自己的风格后,却再次认知自己的与众不同。

  周泽楷与其他人的思维模式不在一个水平,就算停下也无法理解对方的举动,试着主动沟通成效却不好,一方面是因为他只说出自己确定的事情,直率而精简的语气总让人有种被踩到痛处的感觉;另一方面则是「迫使前队长张益玮离开」的指责目光仍对着他,他做的任何事情都会被解读成另一层涵义。因此,他的举动没能融合团队,反而造成极端的反效果,让团队气氛变得更加紧张。

  他有些讶异自己的举动所造成的结果,试图弥补却发现只会越弄越糟,后来周泽楷干脆少说多做,用行动补足那些沟通上的失误,使团队勉强维持在平衡点上,他用自己的实力引领轮回走向夺冠之路,却在众人期待的同时看清事实——他是轮回战队的希望,但他无法融合团队,只能专注在得到冠军获取荣耀。

 

  第五赛季止步于季后赛第一轮。

  理所当然的结果,仅靠着他一人的强悍自然在季后赛被配合优良的团体击败,周泽楷看着对方获胜晋级时,并不意外,也不感到失落,反而是迷惘与茫然占据他的所有思绪,这一年来他感触良多,新秀墙让他吃足苦头,加上无法顺利领导团队、团队配合失败等事情都让他倍感焦虑,在第六赛季刚开打时曾试图改变打法却未有成效,团队如同死水般沉闷而紧张,直到轮回在冬季转会窗迎来一个贺武的新人:江波涛,轮回才总算迎来转变的机会。

  周泽楷对这个新人有印象,唯一一次打过的对战中,江波涛在握手时只说一句话就让他印象深刻,那时轮回的团队赛打赢贺武战队,但周泽楷并不满意,如果团队能更快理解他的意图并补上那些缺漏,他们能赢得更快、更漂亮,有几个选手甚至不用去打以血换血来耗空对方的血量。

  那个新人脸上并未带着输掉的愤恨,他只是温和地笑着说,「轮回很强……要是那时其他人能配合一起上前的话,估计会赢得更快。」

  意图被理解让周泽楷有些讶异地愣在原地,在他还想抬头跟对方说话时,江波涛已经掠过他的身边与其他轮回战队的人握手言谢,随后跟着贺武战队一起离开现场。

  他只在结束时对方明华提过一次,方明华在耐心倾听之下总算明白周泽楷是在询问贺武战队的那个新人是谁,周泽楷看着方明华面带讶异还重新确认好几次周泽楷的意思,方明华终于理解周泽楷所表达的是「那个新人似乎能读懂他的意图」,方明华便说他会处理,周泽楷也就逐渐淡忘这件事情。

  因为第六赛季轮回战队加入新人需要重新磨合,让周泽楷耗去许多心神在团队默契上,而更让他不解的是,原本就待在战队里的人对他又敬又畏,那种情绪让团队的气氛变得更加诡异,可他对于这些人际相关的事情又无能为力,周泽楷有时会无奈地想,如果有人能居中协调就好了。

  不过也仅是一闪而逝的想法而已,周泽楷很快就专注在训练上,直到某日,他照着习惯留下训练完毕后从训练室离开,眼角瞄到记忆中的人与方明华一起出现在走廊彼端时,周泽楷停下脚步,有些讶异地眨了眨眼。忆起当初那句读懂意图后所说出的话,心情微妙到难以形容,像是有些期待又怕只是错觉,他想要亲近这个人,期待能跟江波涛一起战斗,而江波涛第一次见面时说出一起获得冠军的那刻,他突然有种喜悦感涌上心头……江波涛是真的懂,而且与他沟通无碍。

  周泽楷的心中突然有种感觉,如果是这个人的话,或许真的能够成为轮回战队的救赎,将轮回从现在这个困境解救而出。

  相较于开始明显的愉悦,江波涛在入队后的招呼稀松平常,就像个新人般随和普通,随后几日每次望向江波涛就觉得不太对劲,总觉得对方眼神中带着一种观察的情绪,让他有种被看透的感觉,但他并不讨厌江波涛带着观察与审视的眼神,因为他不曾感受到江波涛的敌意。

  直到某次,江波涛在训练结束后单独找上他,「小周,有时间吗?我有事情想跟你讨论。」

  周泽楷闻言便点头答应,看着江波涛凝重的表情,虽然不知道是什么事情,但周泽楷还是走到训练室门口把门关起并锁上,避免有人来打扰。

  「我就直说了,」知道周泽楷不太擅长听那些弯弯绕绕需要诸多猜测与脑补的话,江波涛选择直接明说,「我会尽可能让大家跟上你的速度,只是小周,我也有事情要拜托你。」

  「好。」周泽楷听见自己也有任务,便认真地点头表示他愿意配合。

  周泽楷把江波涛来到轮回后所做的举动都看在眼底,知道江波涛在察觉团队问题后便迅速找几个人沟通,几经协调之后团队合作状况明显有变好,之前训练时就有听见方明华在感叹自己找对人了,周泽楷倒是有种期待的心情,不知道江波涛何时会主动来与他沟通。

  团队协调是大家的事,所以每个人都必须有所让步,周泽楷早就做好会正面对上江波涛的心理准备,他并不为此感到意外,只是有些紧张地等着江波涛说出找他的真正目的……会是什么?让他配合团队吗?

  江波涛露出安抚似的笑容,「小周,相信轮回的团队。」

  「嗯?」出乎意料的言词让周泽楷一愣,他有些不解地眨了眨眼。

  「你看似相信任何人,可是,你心底其实不相信任何人,当然这之中也包括我,」江波涛伸手指着自己,然后转而将指尖朝着周泽楷,以温和却直率的语气说道,「你只相信自己。」

  周泽楷闻言讶异地瞠大双眼,他从没想过相信不相信之类的事情,他会照着战术配合而行动,必要时也会把背后交给其他人,没料到这些举动在江波涛看来的含意是——他还是不够信任其他人?

  「不是说你不好,也不是指责你,怎么说比较好……」看着周泽楷脸上写满疑惑,江波涛偏着头想了想,又换句话来解释刚才的意思,「应该是无意识的,这感觉比较像是因为要让轮回赢,所以你会把所有事情都往肩上扛,枪王除了加血之外无所不能,但我们是一个团队,团队本就是互相帮助,做不到的事情就交给其他人,所以我才会那么说,只是希望你可以多相信团队一点。」

  这是江波涛观察之后所做出的结论——周泽楷没有自负高傲到不相信人,只是那是身为强者的通病,自身越强就越无法相信其他人。

  强者总是下意识掌控全场,哪里有缺漏就会自己主动补上,这举动就结果而言能达到最好的效果,但实际上对于团队整体却不是好事,反而变相推开其他原本努力想要帮忙的人,强者与弱者被划出界线,越是经历各种赛事,这种强者与弱者之间的隔阂就越是显眼,团队失去成长机会,跟不上的人逐渐绝望,最后几乎放弃自己,团队赛对他们来说不是一个战斗而是一个例行性工作,毫无成就感的情况下只想要尽快结束团队赛,可又想要继续留在团队里获胜得到冠军,几种矛盾的情绪胶着才会造就现在团队中的微妙气氛。

  很快就理解江波涛的意思,周泽楷这才意识到自己的行动对他人影响极大,佩服江波涛的细微观察外,也感叹自己果然还是不够敏锐,一些人际上的弯弯绕绕他没能读懂,虽是无心之举,却还是对团队造成许多问题。

  「别道歉,这没什么好说对不起。」江波涛抢先在周泽楷开口前,堵住周泽楷即将说出口的道歉,这反倒让周泽楷愣在原地,如果不道歉的话,那应该怎么响应才好?周泽楷花了一分钟思考还是想不出来,最后只能用习惯的「嗯」来代表他有把江波涛的话听进去。

  「既然都说清楚就好办了,」嘴角弯起弧度,江波涛笑着对周泽楷说,「那先来玩个信任游戏?之后再来增加默契。」

  「信任游戏?」周泽楷待在原地,没想到江波涛不是语重心长对他说教一番来让他努力配合团队,也不是试图猜测他的想法然后找出平衡点,而是打算直接用行动解决事情。

  「不负责任说一句『你能多相信其他人吗?』谁都会,可是,实际上却很难真的去相信,所以我们不如靠别的方法来培养信任……我在网络上查的大多是写站直往后倒,让另一个人伸手接住来测试信任程度,不过我们玩这个也没什么意义,」江波涛拉开训练室里的椅子,随意摆在走道上形成障碍,「我等一下会闭上眼,小周你就引导我往门口走吧,之后对换。」

  「引导?」周泽楷偏着头,思考着难道是牵着人往前走的意思吗?那跟弄乱椅子好像没什么关联,他只要全数拨开并把人带到门口就能结束这个游戏。

  江波涛随即开口解答周泽楷的疑惑,「只能用说的,不可以动手拉人往前进,也不可以动手推开椅子,等一下我会听你的指示行动。」

  「好。」虽然难度颇高,不过周泽楷还是点头表示明白,就见江波涛闭上双眼,偏着头朝着周泽楷的方向耸着肩。

  「那么,我要开始往前了。」江波涛说完便跨步往前,看得出他其实也很不擅长玩这个游戏,估计也是第一次这么弄,走路走得小心翼翼,先是跨步确认前方,然后才敢继续往前走。

  「右……左二、前四、跨步,右一,前,」周泽楷认真给予指示,顺利让江波涛绕过一张挡路的椅子,又往前走好几步,周泽楷眼见江波涛走的位置与他的指示有微妙的偏差,刚才掠过时椅子微微转个角度,撞到桌子直接反弹,把正在江波涛前面的椅子移动到新位置,周泽楷惊觉不对急忙喊叫,「右偏……停!」

  「好,」江波涛脚踩着滚轮椅的边缘,开口继续问道,「我应该还没到门口,接下来要怎么走?」

  「椅子。」周泽楷有些愣住,江波涛的手有碰到椅背,而江波涛在明知前方有椅子的状况下却还是一直往前走,如果他没有叫停的话,估计江波涛真的会撞上去。

  这样的行为乍看之下是很奇怪的举动,可是周泽楷知道这个训练确实必要,荣耀团体赛的局面千变万化,会需要有人牺牲自己率先冲开局面,那时受到攻击或以血换血都是理所当然,战术指令优先,那个人必须相信自己的牺牲能换得团队最终取胜,打起来才不会有些微的犹豫或斟酌,只顾自己打法是不行的。

  如果是周泽楷的话,他可以下这个指令让其他人前进,自己却不会这么做,他不敢把背后交给团队成员并让自己不顾一切往前冲,他总是计算自己的血量,力求发挥个人力量拚杀全部,他得确定直到最后都没有任何突发状况,这样轮回才能得胜。

  就是这种顾虑太多反而绑手绑脚的心态被江波涛点出,且江波涛还用实际的行动对他表示信任,周泽楷有种恍然大悟之感,原来自己下意识的举动曾经带给许多人困扰,他的视线望向站在远处的江波涛,瞬间心情有些复杂。

  被看穿的错愕带上感激,周泽楷偏着头,觉得有些不解,为什么江波涛会为轮回战队付出这么多,又为什么江波涛会看穿连他自己也不知道的想法?是旁观者清,或是还有别的原因?

  江波涛仍然闭着眼,他估算周泽楷的位置后转个角度,用温和的嗓音对着前方说道,「我知道前面有椅子会撞上,可是小周你有让我停下来,所以我没有撞到,不是吗?」

  周泽楷看着紧闭双眼面带笑容的江波涛感到更加疑惑,明知前面有问题却还是毫不犹豫地往前走去,这种行为让他来做他还真的做不出来,江波涛到底是私下做了多少心理建设,才能像这样真诚地相信他?

  「江……」为此举动开始心情浮躁的周泽楷决定尽快结束这个游戏,再继续下去并不妙,「四点钟方向,右一,前五,门。」

  「好,我碰到门了,」江波涛张开双眼,眼中带着显眼的笑意,在周泽楷松了口气时便说道,「那接下来就轮到小周闭上眼,不能偷看。」

  周泽楷罕见地露出被为难的表情,他没有想过自己也要做这件事,僵在原地与江波涛站在训练室的两侧对望,看着江波涛认真中带着些许鼓励的眼神,周泽楷为自己做上心理建设,便索性依言闭上双眼。

  黑暗笼罩四周,阻断感官之后,不安自内心而生,看不到的世界让人感到紧张又不知所措。

  右前方是计算机运转的声音,除此之外他不知道周围有什么,原本熟悉的训练室此时变得陌生无比,他想要张开双眼确认四周到底有什么东西,却只能拼命压抑那会破坏约定的冲动,周泽楷张手往前并小心地踏出几步,紧张感让他下意识吞咽口水,他几乎能清晰听见自己的心跳声。

  已经很久没有这么紧张过,也很久没有将自己交给别人,并相信他人的指示,他以极强大的能力超越张益玮后,战队给他的指示也变得稀少,大多需要他自己去摸索出继续往前的道路,是的,就像现在这样,一个人在黑暗中不断摸索前进,跌跌撞撞却不肯放弃,焦虑与不安充斥他的全身,几乎就要将他束缚在原地。

  他找不到路,就像个迷路的孩子般,只懂得用最笨的方法前进。

  在几乎要放弃的那刻,温润的嗓音渗透黑暗带来及时的希望,如同流水般环绕身边,不可思议地安抚了他的心情,周泽楷缓缓地吐息着,然后继续迈开步伐往前进。

  「再往前两步,对,然后往左边绕过柜子,继续往前四步。」

  顺着指示往前走,周泽楷隐约觉得脚尖碰到什么,他下意识地张开眼确认,发现他碰到的是地上的电线,而不是会让人跌倒的椅子,松口气的同时他随即暗叫糟糕,急忙抬头望着江波涛,眼神中带着显而易见的歉意。

  他不是故意张开眼违背游戏规则的,那只是个反射动作,可是,他应该要连反射动作都压抑下来才是,否则这举动会让他在场上脱离团队,只是几秒却足以决定成败,他必须要多相信对方一点。

  「周泽楷,相信我。」江波涛没有责备周泽楷为什么张开双眼,只是轻声说道,「我是来帮你的。」

  看着江波涛的身影伫立在门边,在轮回战队看似光明却几乎已穷途末路的周泽楷索性闭上双眼,暗中下定决心在江波涛说结束游戏之前绝对不张开,便再次听从江波涛的指示前进。

  他小心翼翼跨越那些障碍,江波涛总是恰到好处地给他指示,在他困惑时多鼓励几句,在他急躁时让他慢下步伐,他逐渐习惯这种相信江波涛会帮助他的状态,心情也变得轻松许多,下一秒,他伸出的双手碰触到微温的掌心,指尖被温和地握住,周泽楷张开双眼,映入眼中的就是江波涛含笑的双眸。

  彷佛内心有什么被碰触解开,周泽楷看着那个带些愉悦的笑容,看得出神了,有些呆呆地楞在原地。

  江波涛伸手在他面前挥着,试图让周泽楷回过神,「小周?」

  「嗯。」周泽楷急忙回复表示他有听见,他眨了眨眼后抬头,发觉原本觉得异常遥远的门口就近在他的眼前,旁边站着的是刚来轮回的新人,温和似水般,相处起来让人觉得很舒服,却也不够显眼,然而周泽楷看见的是有别于此的面貌,江波涛带着对胜利的渴望,开始进行只有江波涛一人做得到的事,读懂周泽楷,得到周泽楷的信任,逐步开始融合团队。

  江波涛宛如波涛汹涌的海水般强势介入,直接撼动他的人生,但周泽楷并不讨厌,他突然有种想法从内心萌生,并且打从心底相信这个想法终究会实现。

  ——如果是跟这个人一起的话,一定可以获得冠军的。

 

  他就像在水上迷路的孤舟,几经困难,终于找到他能全心信赖的江水。

 

  TBC.

评论(1)
热度(32)
  1. 蝠夜保持沉默 转载了此文字
  2. 蝠夜保持沉默 转载了此文字
我是cobra眼镜蛇。
湾家,为方便自转简体,有时会懒惰没转……要是看不惯的留个言我再转。

本家:http://cobraxxxxx.blog131.fc2.com/

全职CP主吃周江周。
可看:孙肖孙、伞修伞、喻黄喻、钟楼钟、双花、双鬼、林方林、卢刘卢、韩张韩、乔高乔、包罗包,拆了就是雷CP,别与我推广我们就能相安无事。
© 保持沉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