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持沉默

【全职|周江|江周|藉水行舟】后话01.《关于周泽楷的那些事》(下)

※请务必阅读完注意事项,連結請點→

※此为全职小说同人,配对为周泽楷与江波涛,清水无差故不标前后,自由心证。

※因为在lofter发所以直接用word繁转简,湾家繁体请点→

※引用表示的是本子内改变字体的地方,不是真的引用了谁的文章。(Lofter不能改变字体,所以使用引用来代替)

※如果以上都接受再继续看,觉得有问题的话,请随时关掉,谢谢。


  从那之后,周泽楷开始学着放手不管让团队去做,完全相信团队的行动,他知道有一个人在那边守着,默默协助处理很多。他下指令,然后他知道有一个人会帮他解释那些话语,他们给予彼此的是全然的相信。

  比起第一次就很顺利的相信游戏,默契培养倒是遇到一些瓶颈,大约是周泽楷很少说出心里话,让江波涛很难从几个猜测中找到正确的意思,他们花上许多时间在培养默契,包含在食堂选择要吃什么、今天早上会穿哪一件衣服等等,刚开始根本摸不清对方性格时很少猜对,到后面渐渐了解彼此之后,失误的机率就变少了,习惯之后两人只要一个眼神、一个动作就能明白对方的意思。

  团队磨合因为人多又有之前的误会存在,没像默契培养那样达到显眼的成效,不过第六赛季的季后赛配合起来比第五赛季还要顺利一点,选手们也开始感受到团体配合的重要性,周泽楷有些讶异于轮回战队能有这样的改变,更欣喜于轮回战队终于逐渐步上轨道,方明华再次庆幸当初有把江波涛推荐给高层,这才让轮回战队成为一支夺冠呼声极高的队伍。

  然后他们在第八赛季获得冠军,经历很长一段时间的互相疏远与诚实说出心意之后,周泽楷终于跟江波涛在一起了。

  在一起这件事说来好像过往同伴情谊的延伸,但其实是完全不同的两种概念,除了默契让他们很少像一般情侣般吵架之外,更多时候他们能够向彼此分享更多心情,磨合过后顺利得就像老夫老妻般理解彼此的小习惯,却又保有恋爱期的热情与欲望。

  一些原本身为队友而所说不出口的情感在交往后便有个正大光明的理由能说,那些融于血骨的喜欢,许多没能说出口的想法与思考,一些不被外人所知的反应,其实不喜欢却得假装喜欢的东西,事实上喜欢却无法说出口的事物,每一项都能够与人分享,有个人总是陪在身边,能够一起面对所有事情,困扰时发个求救讯号就会有人帮忙,根本笑不出来的当下也不用撑着表情假装自己心情很好,能够真诚地做自己。

  学会体谅懂得包容,放心依赖在自己身边的人,越是了解就越是喜欢,他说话的声音、游移在键盘上的手指、偶尔浮现的脆弱表情、感到欣喜而露出的笑容,每一个都是加深双方之间的情感,深沉的呼吸、温暖的体温、剧烈的心跳,习惯这些属于另一个人的事物,都让喜欢融于日常之间,变得绵长而深远。

  他们时常趁着休息时间窝在房间里,有时一句话也没说只是享受有人陪伴的感觉,有时却聊得欲罢不能,这次他们不知怎么就聊到当初为何会开始打荣耀,又是何时开始有想努力训练,成为职业选手并为冠军、为荣耀献上所有青春。

  「张益玮对你来说,是什么?」江波涛倒是有些好奇,他已经说过他在贺武那段日子的经历,也说出他对前辈的看法,却从未听过周泽楷提到只字词组,他只知道一枪穿云对于周泽楷有极大的影响。

  周泽楷闻言偏着头,像是在组织他脑中的想法并转化为言语,江波涛也没催促,就是耐心等待周泽楷想好直到说出的那刻。

  「第一次看到比赛。」

  江波涛瞬间有些怔愣,「嗯?」

  见对方感到困惑,周泽楷知道自己说得太广泛,即使是最了解他的江波涛也没办法准确从众多意思中找出正确的,随即开口补充,「神枪手,对一叶之秋。」

  江波涛这就明白周泽楷的意思了,他是指第一次看见荣耀这游戏时,就是看见张益玮操纵的一枪穿云对上叶秋操纵的一叶之秋。

  「是第二赛季的常规赛?」江波涛便问,张益玮是在第二赛季出道的,但轮回在周泽楷接手一枪穿云之前从未进入过季后赛,唯一的可能性就是那时的常规赛对战,大概是有人剪辑之后发布在网络上的。

  「嗯。」周泽楷点头认同江波涛的话,然后才说,「喜欢一枪穿云,才开始玩荣耀。」

  他那时只是因为好奇而点开网络上的几段对战影片,看完后却觉得整个人热血沸腾,彷佛为他静如死水的生活注入一些活力,影片最终停在一枪穿云射击的画面,他实在非常喜欢看一枪穿云使双枪对战的模样,深受影响的情况下他开始玩起荣耀这款游戏,照着喜好建立一个神枪手的号。

  那时荣耀还没有这么热门,第一赛季由嘉世夺冠后,战斗法师一叶之秋打出知名度,叶秋是所有选手崇拜与佩服的对象,是一个荣耀最初始的象征,但真正打从心底喜欢的,却不一定是崇拜的。喜欢就是这么回事,有时明知道喜欢的不是最好的,缺点能列出一堆,优点没几个好说,但却愿意全心全意去喜欢,折腾也不放弃执着。

  神枪手一枪穿云对周泽楷来说就是这样的存在,他喜欢荣耀,喜欢神枪手,单纯而直接的坚持,他不是为了冠军开始接触荣耀,而是在那场战役之后才开始想成为职业选手。

  他憧憬着赛场上爆发的神枪手,他执着而认真地喜欢荣耀,他玩神枪手玩得特别好,好到轮回战队选择他,让他进入轮回战队训练,直到进入轮回,周泽楷才开始有对冠军的渴望。

  每个选手都有一个荣耀梦,他也不例外。

  那时觉得简单的人生中充满希望,好像这么继续下去就能圆满梦想,直到他的训练期结束,被方明华力保留在团队并意外逼走张益玮开始,原本单纯的愿望就变质了,被现实压得喘不过气,新秀墙、团队分崩离析、队长、夺冠,这些压力让他彷佛被锁链束缚在原地,他开始分不清到底是因为张益玮的执念,或是因为方明华的请托,自己才会一直坚持想要夺冠,最后使得冠军就像是他的任务与他的愿望,不知道是喜欢、想要还是必须,他只知道他要拿到冠军获得荣耀,再过些时日他觉得其实就算分不清楚也无所谓,夺冠成为坚持刻划心底,宛如执迷不悟的业障,使他身陷轮回。

  夺冠是每个团队、每个选手的最终梦想,也是他必须达到的目标。

  江波涛知晓这些事,却不曾多言,只是成为周泽楷的后盾,暗中帮助,最后周泽楷完成目标,终于从沉重的枷锁中脱离。

  那是第一个冠军,看着冠军的象征落入手中,他终于松了一口气,却又有些失落,当他获得冠军之后,那接下来的日子该怎么办。

  因此,第二个冠军对周泽楷是意义非凡的,那是他厘清自己的想法后重新定下的目标,他初次在人前赤裸地摊开自己的心情,他说出他真心希望能跟对方一起获得冠军,他为此奋斗、为此努力、为此开心也为此痛苦,知道这是为了让自己调整心态再重新执着疯狂一次,他喜欢荣耀,他有着对冠军的极度渴望,他愿意突破那些困难再次站在荣耀的战场上。

  成为二连冠之后他才注意到周围的呼声,深刻体悟到卫冕冠军这个位置的沉重,几个选手闲聊瞎扯,言谈中除了对自己、对战队感到信心十足的同时也带着相对应的焦虑不安,许多人期待他们创立王朝,更有许多人等待他们在卫冕路上失败,压力如同潮水般涌入,加压在所有轮回战队的成员身上。

  江波涛偶尔会拥抱着安慰他,可他知道,其实连江波涛本身都在不安。

  经过江波涛的说明教导后,周泽楷终于明白身为队长与副队长的责任中其实也有「成为团队榜样」这项,他们在谈过这件事后便很快调整自己的心情,让自己以最佳状态面对那些压力,周泽楷依旧用强悍的风格往前直冲,神枪手绚烂地在场上爆发出夺目的华丽,江波涛仍然是与他最具有默契的选手,成为他与团队的桥梁,不断融合轮回战队成为更加优良的队伍。

  第十赛季孙翔加入轮回战队是个变数,对轮回战队来说也是另一种考验,看着孙翔说要配合团队夺得冠军的神情之中还带着些许复仇色彩,所有人都知道兴欣对孙翔来说是种执念,但周泽楷不怎么擅长处理这些麻烦事,索性全权交给江波涛,让江波涛决定怎么处置。

  倒不是看孙翔特别不顺眼,而是强者与强者之间有着说不出的排斥感,一方面觉得对方的能力不错挺想交流,另一方面又觉得有种隔阂,想要离对方远一点,走在场上时周泽楷看着孙翔的步伐总有种说不出的微妙,他左右张望,直到看见江波涛对着他笑时才放松心情,而他那时也体悟到自己为何看到孙翔就觉得有说不上的微妙。

  被取代的恐慌感……是的,应该是这么说才对。

  他不想放弃第三次冠军与轮回王朝,不想放弃让轮回变得强大,也不想把那道温和的目光都奉送出去,只有这些才能成就现在这个周泽楷,除此之外的事情他都不在乎,最佳搭档或MVP这些额外的殊荣都只是一个称号而已。

  说到底,他其实从没真正搞懂过孙翔,许多关于孙翔的信息或意图通常都是江波涛对他说的,说要让他们理解彼此好增加默契,后来周泽楷在赛场上了解孙翔的攻击节奏后,就更加明白行为举止跟得上的人,思维不见得在同一个水平。他与孙翔的对话几乎只围绕在荣耀上,就像与其他队友一样,整体聊天时搭个几句,私下很少单独聊天,他也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工作上的搭档不见得私下交情很好,况且,真正最有默契的人不是别人,是那个愿意放下一切、认真主动理解他的江波涛。

  江波涛总是隐去自身光芒躲在后方,只为维持他的那份华丽,看似融入团体实际上却游离在外,是副队长,是策略者,是沟通者,是制止者,江波涛身兼许多身分,良好地维持轮回团队的运作,却再也不显眼。

  那样的位置更让人觉得难过,没人知晓的距离总为江波涛添了份神秘感,也让江波涛本身几乎不被重视,「最被轻视的选手」这称号总让周泽楷有些不满,只是在他抗议之前,江波涛却笑着说他并不在意这些。

  周泽楷知道江波涛是真的不在意这些,多数人只注意在赛场上大放光彩的那些人,可比赛是团队之战,只有身为选手才会清晰了解每个同伴在团队中存在的重要性,一个团队有红花有绿叶才能完整,那些都是旁人完全无法理解的,尤其他还是那个掩盖他人光芒的中心。

  想了想也觉得说什么都不好,周泽楷干脆转移话题,从刚才那个为何玩荣耀的话题切入,「最开始?」

  「我?就是玩着玩着就想当职业选手,然后就入训练营进联盟了,过程挺普通的,跟一般人差不多。」江波涛耸肩,他并没有什么一见钟情之类的经历,就是打发时间玩着玩着就玩出兴趣,然后几经思考,觉得年轻时疯这一把也好,免得未来后悔莫及。

  江波涛也是说做就做的一个人,只是在周泽楷旁边便显得他顾虑得多了。

  「不普通。」听出江波涛语气中把自己当成普通人归类在一般的话语,对于那种隐含的自我贬低感并不认同,周泽楷摇头否定江波涛的说法。

  周泽楷一直认为江波涛不是用「普通」可以说明概括的,虽然江波涛总看来游刃有余好似输赢无所谓,可实际上他付出的努力绝非三言两语能够形容,江波涛不只在荣耀上耗尽心力,不只在操纵魔剑士上费尽功夫,在与团队相处时也伤透脑筋,周泽楷有时会看见江波涛在网上搜寻一些增加默契的方法与游戏,试图让队长与团队的人彼此理解,会为团队而认真的人,周泽楷真心觉得一点都不普通。

  「普通或不普通都好,不过我倒觉得我运气还算不错……叶神卖技能书那个除外,」江波涛眨眨眼,看着周泽楷困惑的神情便笑着补充道,「如果那时的小周再强势一点,或再相信人一点,也许轮回当初就不需要我了。」

  强势一点打破团队的相处模式,就像韩文清那样要所有人全部跟上,或是更相信人一点,像王杰希那样信赖团队压抑自己,或许轮回就不会是如今的局面,也不需要江波涛从中周旋。可周泽楷从来就不是个会有意识强迫别人的人,他不会冲上去一股脑地说出自己的心情或想法,他只会百般斟酌后说出建立在事实之上的言词,他低调而沉默,最终也只是为了不伤害、也不被伤害。

  「不是。」周泽楷摇摇头,他的性格不喜欢出风头也不擅长与人交际,这注定了他无法做到那两种相处模式,无法强势不顾一切,也无法做个风格温柔的领导者,而幸好他不是这两种人,所以才需要一个能够互补的人,才能遇到江波涛,周泽楷眨眨眼,认真地对着江波涛说,「需要你。」

  就算其他人都不懂江波涛的好又怎么样,就算江波涛被轻视又怎么样,就算江波涛觉得自己只是个普通人又怎么样,他需要江波涛,江波涛需要他,他喜欢江波涛,江波涛喜欢他,这就足够。

  只靠说还不够,周泽楷拥抱江波涛,用行动证明他是非常需要对方。

  对于周泽楷的举动没有意见,江波涛任由周泽楷把头放在他的肩上,调侃似地说道,「小周,训练还是不能落下的。」

  周泽楷的声音模糊不清,他小声地对着江波涛说,「你,我的……喜欢。」

  「嗯,我知道。」江波涛的语气充满笑意。

  在江波涛伸手环住周泽楷的背后时,周泽楷闷着说,「你的。」

  「一直都是。」江波涛伸手抚摸着周泽楷的背后,回应周泽楷的话。

  「不走。」周泽楷突然抬起头与江波涛对视,认真说道。

  江波涛没有犹豫地点头,语气肯定道,「好,不走。」

 

  既然说了不走,那就不会轻易离开。

  感受着对方的拥抱与体温,周泽楷满足地露出微笑,他遇到人生中最重要、能陪伴他走过一生一世的人。

 

  ——我找到了你,那我便无所畏惧。

 

  Fin.

评论
热度(32)
我是cobra眼镜蛇。
湾家,为方便自转简体,有时会懒惰没转……要是看不惯的留个言我再转。

本家:http://cobraxxxxx.blog131.fc2.com/

全职CP主吃周江周。
可看:孙肖孙、伞修伞、喻黄喻、钟楼钟、双花、双鬼、林方林、卢刘卢、韩张韩、乔高乔、包罗包,拆了就是雷CP,别与我推广我们就能相安无事。
© 保持沉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