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持沉默

【全职|周江|江周|藉水行舟】后话02.《关于江波涛的那些事》(上)

※请务必阅读完注意事项,連結請點→

※此为全职小说同人,配对为周泽楷与江波涛,清水无差故不标前后,自由心证。

※因为在lofter发所以直接用word繁转简,湾家繁体请点→★

※引用表示的是本子内改变字体的地方,不是真的引用了谁的文章。(Lofter不能改变字体,所以使用引用来代替)

※如果以上都接受再继续看,觉得有问题的话,请随时关掉,谢谢。


  02、关于江波涛的那些事

 

  其实江波涛并不能被归类为温顺随和的一个人。

  他并没有表面上的那么温柔无害,只是能在理解后做出相对应的举动,他有他的坚持与理想,他也是为此而站在荣耀这个赛场上,他总笑着,但他真正发自内心笑着的时间并没有这么多,应该说,真正能让他开心的事情极少。

  当有人说他是个温和的好人时,江波涛总是一笑置之,他知道该怎么做才能够让人觉得相处很愉快,有时他会随和爽朗,有时他会温柔和气,有时又带些男孩子气的说话方法,有人总说他多变,但只有他自己知道那就是同一个性格,从没有真假之分。

  他就像水一样,遇到不同的容器就会有不同的形态,可那并不是多种面具的刻意为之,而是在注重细节的前提下稍稍修正自己的性格,对直来直往的人就不拐弯,对柔软的人就不尖锐,他注意到很多细节,所以总被人说他很擅长与人相处,而他也是这么认为的。

  他的性格不是活泼外向、喜欢无时无刻与人接触,但他非常擅长与人沟通,并且做得滴水不漏,让人挑不出毛病来,他也习惯于伪装自己,只是,这些处事习惯在面对周泽楷时却毫无用处,尤其在决定交往之后更加明显。

  不是周泽楷太难搞,而是因为周泽楷喜欢他,所以怎么样的他都愿意接受,无论是爽朗笑着的他、控制欲强的他、疲累不想说话的他、稍稍恶作剧的他,周泽楷都觉得那就是江波涛,他没有必要在周泽楷面前特别转换成适合周泽楷的模样,一开始江波涛还有些不适应,当不特别掩盖时反而有点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只是当他发觉周泽楷是真心觉得都好时,江波涛便极少在周泽楷面前掩饰自己的性格,当下反应也不遮掩。

  江波涛开始不再遮掩自己的性格,他其实并没有随和好相处到了无心机,也不是直接血性争取荣耀之冠,硬要说的话,江波涛对于荣耀算是极有野心却藏得极深的人,因此江波涛对于网上吵得沸沸扬扬的战术大师候补人选仅是圆滑地应对过去,并不打算显露出自己的真实想法。

  他知道自己要什么,进入职业赛追求的就是那一个冠军,而他在贺武战队出道时就清晰明白贺武只是个暂时栖身的地方,不是能追寻冠军的战队,没有王牌是贺武比较明显的问题,另外隐性的问题则是贺武战队的整体气氛与领导风格并不是很好,这样就算选手们人都不错也无法改变贺武,江波涛试着照第六季的状况推算,即使他完全投入贺武战队成为核心,最终贺武的成绩也会止步于常规赛,也许就这样在绝望与希望中度过每一个赛季,直至退役也没有任何亮眼的成绩作为回馈,每当回忆起人生就只记得泛着苦涩酸楚的遗憾。

  但江波涛并不想浑浑噩噩地度过。

  毕竟,只要是身为职业选手,就一定对冠军、对胜负有所渴望,正是因为荣耀带给他们太多不同的感受,喜欢、讨厌、失败、成功、输赢、胜负等等,每一次在赛场上都是一次的磨练自己,每一次在看见荣耀跳上屏幕时内心总充满着愉悦,每一次失败都会在沮丧后调整心态重新面对荣耀,职业选手就是这样的人,全心全意放在荣耀上,只为那代表至高无上的荣耀冠军。

  并不是说他只在意输赢,胜负之外他当然也喜欢荣耀这款游戏,即使未来从职业选手退役,他也愿意花上时间在荣耀中刷副本打BOSS。只是最初的喜欢之外还有那些执着,属于男人的渴望与热血在他内心沉静燃烧,又因他能控制自己不将情绪外放,让他看来像是不在意而已。

  假若他真的是不在意这一切的话,他也就不会成为职业选手了。

  每个在赛场上拚搏的人性格不同、想法不同、做法也不同,他们之间唯一的共通点就是渴望荣耀、获得冠军,他们为此努力,为此付出自己好几年的时光。

  江波涛除了评估贺武之外也有估算过自己的能力,比起在场上承担主要攻坚手的位置,他的性格更适合协助,在他的操作之下,魔剑士就是一个中距离的辅助职业,需要配合几个强力的攻击手,短剑用于守护,细节用于应对,他擅长以中距离攻击来策应全队,所以也将自己摆在这个位置,试图帮助贺武做出改变。

  虽然贺武不是能夺冠的队伍,但他没有马上就想要离开,还是尝试去做协助,却在每次的战斗中深刻明白自己与团队的落差,江波涛在认清的时候没有浮躁也没有高傲自负,他沉住气,认真面对自己的每一场战斗,以辅助为主,协助贺武战队,几次打下来成效也算不错,江波涛还估算先打一年职业赛,专注面对新秀墙,等习惯职业赛的节奏与舞台后再想想接下来该怎么办——却没想到,轮回战队率先找上他,给他一个从未想过的选择。

  机会在眼前自然不会放过,他表面不动声色,私下则观察许久,最后他决定去轮回战队看看,然后他在轮回看见效力贺武时看不见的夺冠希望。

  冬季收购转会,江波涛发觉自己是很幸运的,无论是贺武或是轮回,他都遇到一群不错的队友。在轮回尤其特别的是,江波涛觉得自己遇到一个很好的队长,周泽楷愿意不顾一切地相信他。

  他面对轮回内部的危机没有急躁,以自己不放过细节的性格迅速察觉隐藏于轮回内部的异常,然后他便亲自解决这件事情,同时也用强悍的技术折服他人,成为周泽楷之外轮回最强的存在,向轮回战队、也向轮回高层证明当初选择他的价值。

  与弱旅战队一起变强,成就感与突破自我的喜悦会更明显,江波涛再次感叹当初来到轮回的决定是对的,这里能给他一些他想要的东西,而他的能力也对队伍有所帮助,无论在场上或场下都能找到自己能发挥的地方。

  后来他成为轮回战队的副队长,跟周泽楷的距离变得很近,他是轮回战队中最了解周泽楷的人,只要一个眼神、一个举动,江波涛就能大概猜到周泽楷的想法,看着周泽楷不时面露困惑,江波涛莫名觉得好笑,看着这跟他就是极端的人,江波涛擅长沟通、喜欢跟人聊上几句,却不是很喜欢无时无刻都在接触人群;周泽楷不擅长沟通、不太聊天,却很喜欢与人相处,即使周泽楷说不上话只在旁边听,他也会站在旁边直到聚会结束,这种行为完全吸引江波涛的注意,一个很帅气又很努力的印象深植入心,他开始习惯把视线放在周泽楷身上,渐渐就变成所有人中,能最快对周泽楷的行为做出相对应举动的人。

  他的目光追寻着他的队长,就像向日葵追寻着太阳般,几乎要成为刻划在他骨子里的本能,他总是在第一时间就寻找那个可靠的身影,在他腼腆时迅速上前协助,换得周泽楷一个感激的微笑,他就觉得愿意这么刻意抹去自己的光环,继续这样过下去。

  在观察中他发现一件挺有趣的事情,隐藏在细节之中,却在某种程度上表现出周泽楷实际的性格,江波涛偏着头,更仔细观察周泽楷的反应,因为杀入季后赛,轮回逐渐被各方关注时,那个特质更加突出,江波涛在重复验证确定自己的理解无误后,对周泽楷产生了想要亲近的渴望。

  记得那次江波涛在打完比赛后先去了一趟洗手间,等回到休息室就发现休息室里一团混乱,几个人围着周泽楷不知道在说什么,他还从人群中接收到周泽楷求救的目光。

  等他介入终于搞清楚状况,才知道发生什么事,刚才江波涛把手机放在休息室里没接,随后经理一通电话打给周泽楷,要周泽楷去接一个临时的独家采访,来不及提出意见的周泽楷只能接下工作,一旁的方明华顺口问谁找,而周泽楷也诚实响应,结果就是现在看到的这样——周泽楷就像个BOSS一样被一群轮回的选手们忿忿不平地围攻。

  「接着有采访?」

  「这时间去完回来都刚好可以组团吃顿宵夜了。」

  「队长你铁打的不?强烈要求组织重视同志的休息时间。」

  「经理说得去。」周泽楷再次重复他之所以得去的原因。

  「不是吧,队长你开玩笑?」

  「队长你就帅气打过去,然后讲三个字『我不接』!让他们看看霸气侧漏的枪王也需要休假!」

  看着周泽楷的表情变得微妙,江波涛便开口打圆场,「这件事我来处理,你们还不快点决定等一下谁要去采访会。」

  方明华看向其他三人,「采访啊……这可不好办。」

  「队长肯定要去的。」吕泊远道。

  「有队长就有副队长,捆绑销售不拆卖。」吴启接着说。

  「两个固定名额,那第三个就前辈吧。」杜明立刻转头看向方明华。

  「我这场挺普通的,没什么特别发挥,」方明华伸手按上杜明的肩膀,「不如杜明你上吧,你今天打得不错。」

  「作为团体赛第一个被杀出场的角色,挺有亮点的。」吴启迅速补刀。

  杜明坚决抗议,「我那不是为了掩护队长吗!」

  「哎,不忍直视啊。」

  听着那边又开始闹起来,江波涛好笑地摇了摇头,他也没指望这些人能正经讨论并推派出一个代表,估计是上次吕泊远在台上等采访者访问周泽楷等到累了,偷偷打个哈欠就被写进报导,接着经理以注意形象为由好好沟通一番的缘故,导致接下来几次比赛都没人想接受采访,深怕也遇到相同的悲剧。

  不过这也是团队关系好才会变成这样互相吵闹还关系密切,江波涛也没打算插手管,只是袖手旁观看戏,等他们推派出一个人。看他们推出一个替死鬼还需要一段时间,那就趁着空档问周泽楷对临时采访的意见,知道后也才能处理。

  江波涛转头就看见周泽楷憋得发慌,很快就读出周泽楷的意思是想要自己拒绝又不知道该怎么办,便笑着拍拍他的肩膀,「知道你不常说『我』,所以不会叫你自己去推掉。」

  周泽楷瞬间瞠大双眼,这反应让江波涛知道自己说对了。

  这是他观察周泽楷很久之后才注意到的,周泽楷极少以「我」作为主词,而每一个回答、每一个举动都是以当下最适当的反应为主,大家一起闹时带着笑容说个几句,别人询问时客观回复意见,采访者在访问时简略响应,虽然答得少,但回答的内容仔细一看,之中并无不恰当的地方,可也没有个人为主的说法。

  曾经好奇地在话中稍稍试探,江波涛发现周泽楷似乎是对于表达自己本身的非客观事实感到困扰,不晓得该不该说,便干脆不谈,又尽量在言谈里抹去自己本身的存在,低调的人却是最被关注的,尤其轮回最近打得成绩越来越好,注目的人也越来越多,这种矛盾对周泽楷造成部分压力。

  或许是曾经的经历让周泽楷变得话少,也许是其他江波涛不理解的状况,但江波涛既然都注意到了,就不会要求周泽楷做不擅长的事情。

  「要是觉得受到太多注目会紧张也没关系,我会看情况处理。」江波涛补充道,「你只要执着在自己喜欢的事情上就好了。」

  然后看见周泽楷的神情除了被全盘理解时的恐慌外,更有一丝喜悦宛如沙漠清泉般从心中涌出,他的眼神中带着喜悦,嘴角勾上笑意。

  真是太好懂了,江波涛好笑地想。

  他便打电话给经理,以周泽楷需要休息为由,婉转地想要推掉对方的采访,但经理似乎有苦难言不断周旋,大概知道是联盟方的指示让经理来帮忙,两方来往之下最终达成协议,改成隔天下午接受采访。

  这种心理战虽然对江波涛不算难事,可还是有点消耗精神,就像打了一场赛事般疲惫,江波涛等着经理挂掉电话后,轻呼出一口气,这才按掉电话。

  「你也是。」

  「嗯?」刚挂掉电话的江波涛有些愣住,看着周泽楷的表情认真无比。

  「我希望你也是。」

  听见那个主词让江波涛惊讶地愣在原地,他望着周泽楷正经的眼神,却从周泽楷漆黑的眼眸中看见真诚的情感,就像夜晚的微光星辰,彷佛晨曦的温和光芒,直接而温和地照耀他心底那块被他捂得最严实、却是最柔软的地方。

  总是被认为游刃有余、擅长接过许多责任的他从没想过,有一天会有一个人这么对他说——希望他也只要执着在自己喜欢的事情上就好了。

  这种被放在心上,真诚以待的感觉让江波涛略为失神,人总是这样,希望自己能够被某个人理解,希望某个人能看见最真实的自己后也不会厌恶,他看着因为许久没有得到响应而变得困惑的周泽楷,突然觉得什么都值得了,再辛苦、再疲累、再难过他也不会退缩。

  「我这样就很好了,」江波涛笑着点点头,「我们是一个团队,你不会的东西就让其他人来补,相对的,往前冲就交给你了。」

  「好。」周泽楷答应。

  看着自家可靠队长眼中的信任,江波涛想着,来到轮回大概就是他人生中做得最好的一次决定,也是他不曾后悔的一个改变。

 

  后来江波涛与周泽楷一起行动的时间变得非常多,他也知道周泽楷因为两人配合的缘故逐渐了解他,知道他的真实性格,而他也没有隐瞒,慢慢地透露出自己真实的反应,让周泽楷接受他,而周泽楷只会露出发现新地图的开心神情,不曾排斥他的性格,甚至有时江波涛会从周泽楷的眼中看见些许的疼惜。

  江波涛与其说是性格随和似水,不如说是一种保护色,他营造出一种温和的错觉,让所有人以为他是好相处的,像水一样与任何人都能搭配,他可以爽朗,可以玩心机,可以直率真诚,也可以沉默无语,他多变而能配合不同类型的人,在每个人心里留下一个朋友的位置,并恰到好处地维持情感。

  只是,这世界上没有人能与任何人相处得来,只要不同性格,就一定有喜欢与不喜欢,会有气场不合看不顺眼,也有相见恨晚气味相投。

  他是水,是江,却也是那海上波涛,江波涛的名字取得很好,他其实是个性格鲜明却能理智压抑的人,他有自己的情绪,也能控制自己与所有人相处,他会记得并注意细节来顺着发言,也会不时露出适当的情绪让人觉得舒爽,就像海水般表面温和平静,摇着微微波光,漂亮得使人深深着迷,忘却海底汹涌。

  但这样很辛苦,记得远比忘怀还叫人痛苦,难受得彷佛被枷锁扼住喉咙,挑选能被说出口的话谈论,把其他压抑在脑海深处。

  江波涛无法随心所欲地说出真话,周泽楷甚至不知道江波涛说的到底是真是假,即使战略意识比江波涛还要高上一些,在人际上却低了许多,周泽楷看不出那些复杂的心思,更猜不出江波涛的真实感受。

  周泽楷唯一清楚的是,江波涛想跟周泽楷一起夺冠、想带领轮回一起到新的制高点,而轮回终于获得荣耀得到梦寐以求的冠军,这应该是开心的事,江波涛却开始与以往不同,些微的距离感让周泽楷困惑,到底是怎么回事?

  抱持着疑问,不擅弯绕的周泽楷某天干脆正经地问出口,换得江波涛瞪大双眼,还差点拿不住手中的水瓶,他不晓得自己今天做了什么,会让周泽楷在训练结束准备走回房间时,突然抓着他问出这个问题。

  「……小周什么意思?」江波涛思索后决定先问清楚怎么回事,周泽楷说话极少随心所欲,通常都有前因后果。

  「想知道。」周泽楷的神情再认真不过,让江波涛也下意识地站挺身子面对,脸色严肃地看向周泽楷,试图从细节中找出周泽楷突然询问的原因。

  江波涛仔细思索他本身最近的举动,他应该有把距离拉得很恰当才对,不知道周泽楷是从何时开始有此疑问,不过江波涛的确看见周泽楷眼中的困惑与不确定,甚至还带点犹豫。

  从那之中江波涛读懂周泽楷询问的意思,不免好笑地摇了摇头,他轻咳掩去所有情绪,随后正经说道,「没你猜的那样,不是把你当工具,也没有用完即丢。」

  在周泽楷困惑的眼神中江波涛眨了眨眼,重新在脑海中组织言语,他真的没有任何利用周泽楷的意思,「我是真的想和你一起夺冠,荣耀的冠军一直是职业选手的渴望,而我们为了同一个目标在努力。」

  周泽楷的表情写着他觉得好像哪里不对,但是江波涛都这么说,那就应该是这样,于是他点头表示了解,便没有在这话题上继续问下去。

  可江波涛简直吓出一身冷汗。

  他在惯例与周泽楷说过晚安后,便回到自己房间,直至关上门那刻才放松地呼出一口气。

  终于不用继续伪装,江波涛露出真实的心情,带点懊恼、困扰与惊吓,顺手把水瓶搁在桌上,然后苦涩地笑了笑。

  没有料到周泽楷的了解是深刻到这种地步,虽然刚才模糊话题敷衍过去,但周泽楷似乎起疑,江波涛皱着眉头思考,是不是他的举动太明显让周泽楷发觉不对,这种敏锐对此时的江波涛简直是一种折磨。

  江波涛已经无法假装自己其实只是相处久了而习惯对方的存在,其实他很心动,是认真地喜欢上周泽楷,喜欢上那个与他同队且极为可靠的轮回队长的每个举动。

  总不可能对着当事人直说喜欢吧——江波涛对此还是极为谨慎的。

  在喜欢与爱之前还有更加清晰的事实让他不得不理智冷静地思考,他与周泽楷都是电竞选手,生活几乎是时刻相守,先不论是不是因为相处太久才产生恋爱的感觉,起码江波涛知道因为谈恋爱而失掉水平是完全不被允许的,职业选手必须排除所有困难稳定自己,为电竞付出全部努力,在赛场上展现自己,为了荣耀、为了执着、为了所有投入的人生。

  可是周泽楷已经在不经意间走入他的心底,注视的眼神逐渐有些变质,周泽楷在第八赛季夺冠的笑容是那样清晰,看着自己而闪闪发亮的眼神中盈满动人的光彩,因为沟通出现障碍而拉他衣角求救的小习惯,让江波涛觉得既无奈又心软,在江波涛被说闲话时周泽楷还替他生气,经理给江波涛一些沉重的任务周泽楷也会替他直接拒绝,一切一切不经意的举动都让江波涛觉得心动不已,好想就这样一直待在对方身边,不想分离。

  他的喜欢很仔细,就像江水般缓缓流动,绵长而细致地流过每一寸土地,不是爆发的绚烂,却能温润心底长久,表面不动声色,实则波涛汹涌。

  其实这种情感已经有些失控,想起过去可能在某些时刻不慎暴露的自己,江波涛懊恼地抹了把脸,从第八赛季之后周泽楷开始花费心思观察他,那种被喜欢的人望着却又只能故作镇定的心情使他变得焦躁,他几乎快要隐藏不住自己的心意,现在想来会不会是一些连自己都没发现的细微举动累积之后,使周泽楷觉得不太对劲而问出口。

  他曾经因为周泽楷开心的笑容而略微失神,他伸手碰触对方的脸庞,等他惊觉不对时,周泽楷露着疑惑的眼神让江波涛知道大事不妙。周泽楷的眼神骗不了人,那就是单纯喜欢一个朋友、兄弟或是同伴的心情,顿时江波涛觉得尴尬不已,只能为自己的举动找个借口混过去,说是周泽楷的脸上沾到东西,已经拿掉了。

  江波涛从那时就开始思考着,喜欢并不想轻易放弃,没有追求就先认输也不符合他的性格,但要他去强迫周泽楷跟他在一起也不够现实,他不是会强迫人的性格,更不是会无视对方意思的男人,江波涛左思右想,最终决定还是先慢慢地观察周泽楷的意思,再决定自己该怎么做。

  如果周泽楷对他真的完全没有意思,也不会喜欢上身为男人、队友与副队长的他,那他就会放弃,但如果有任何希望,他就会继续维持着这样的状态,直至他觉得已经可以告白为止。

  其实他大可以用其他方法来断绝自己的喜欢,或是把自己定义在重要朋友的位置上杜绝越线的想法,可是他不想放弃喜欢周泽楷这件事,他还是认真地对周泽楷好,甚至变得更温柔、更仔细地注重周泽楷,除了言谈中某些情况使他必须迂回应付而不能直接响应外,他还是一直试图维持之前的相处。

  江波涛知晓第八赛季夺冠当下他不小心露馅了,便顺水推舟逐步收回自己超过朋友之间的宠溺,除了怕自己在未知情况下再度情绪失控之外,还抱持着想要试探周泽楷的心情,他小心翼翼如走钢丝线般度过每一天,看着周泽楷逐渐失落的眼神,发觉周泽楷比他预估的还要喜欢他时,其实他是有些愉悦的,同时有更多的痛苦孳生,擅于观察的他有时也不太相信自己,觉得似乎有些希望,又怕那只是一种过于渴望的错觉,其实周泽楷并没有打算与他一起,两情相悦什么的都只是他因为过于喜欢而产生的误会。

  江波涛还未看透之前一直持续他不为人知的暗恋,他悄悄地布下许多线索,如果周泽楷真的有那个意思,就会从那些线索中察觉到他的想法。

  直到被方明华一个神助功揭破假象,一切都乱了套,却又如此理所当然。

  被周泽楷直接告白,从双方单向的暗恋转成双箭头明恋,速度快得让人措手不及,可早就调整好心态江波涛在混乱中很快找到自己的步调,将两人谈恋爱的节奏从狂风暴雨中拉回习惯的温柔长情。

  他嘴角带着笑意,在吻上周泽楷的时刻想着,自己执着在喜欢这件事情上没有放弃真是太好了。

 

  他就像那不断浮沉的江水,几经困难,终于找到他能全心信赖的孤舟。


  TBC.

评论
热度(43)
我是cobra眼镜蛇。
湾家,为方便自转简体,有时会懒惰没转……要是看不惯的留个言我再转。

本家:http://cobraxxxxx.blog131.fc2.com/

全职CP主吃周江周。
可看:孙肖孙、伞修伞、喻黄喻、钟楼钟、双花、双鬼、林方林、卢刘卢、韩张韩、乔高乔、包罗包,拆了就是雷CP,别与我推广我们就能相安无事。
© 保持沉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