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持沉默

【全职|周江|江周|藉水行舟】后话02.《关于江波涛的那些事》(下)

※请务必阅读完注意事项,連結請點→

※此为全职小说同人,配对为周泽楷与江波涛,清水无差故不标前后,自由心证。

※因为在lofter发所以直接用word繁转简,湾家繁体请点→★

※引用表示的是本子内改变字体的地方,不是真的引用了谁的文章。(Lofter不能改变字体,所以使用引用来代替)

※如果以上都接受再继续看,觉得有问题的话,请随时关掉,谢谢。


  从那之后他们谈起恋爱,但不像干柴烈火般一发不可收拾,他们特别小心不敢乱来,时常小情小爱便散了各自回房,做也没到最后一步,最多就是用手纾解,不是不想、不肯或不会,而是电竞选手压力极大,生活几乎都被塞满了,闹得他们也没有时间更进一步。

  但江波涛总在看见周泽楷开心的神情时,觉得自己又比想象中还要更纵容对方一点,而对方也比预料中更加包容,即使这样过下去似乎也没有关系。

  江波涛是个喜欢就会逐步进入对方生活的性格,他总喜欢慢慢了解对方,逐步补满那些他未曾参与的过去,说是控制欲也好,说是求知欲也罢,他希望自己能够了解周泽楷,而他也会把自己的过去当成故事说给周泽楷听,偶尔换得周泽楷的一个笑容或一个心疼就觉得人生彷佛圆满,从一开始就有这样木讷腼腆的人陪在身边,分享他的人生。

  他偶尔会盯着周泽楷的脸,边想着周泽楷不太说「我」究竟是经历怎么样的过去,又是什么样的人生才会让有着帅气长相的周泽楷不愿引人注目,明明有天之骄子的本钱可以得意,却宁可拿围巾挡脸装作没这回事。

  况且交往之后江波涛更加理解周泽楷内心的火热直率,更让他觉得周泽楷的性格有些奇妙,像是刻意压抑「自己」本身的所有想法,这让江波涛有些微妙,还是忍不住问出口。

  「一直这么觉得,小周的内向不是天生的吧,」江波涛伸手摸摸周泽楷的脸,察觉周泽楷的僵硬之后,江波涛便自己补完话语,「不过也没关系,只要维持你喜欢的方式就好。」

  「嗯。」周泽楷点头。

  江波涛知道这是周泽楷认同他说的内向不是天生,忍不住伸手抚摸周泽楷的头发,他刚才并不是嫌弃周泽楷的内向,而是疼惜这样的人怎么会被逼得如此。

  周泽楷很少说,但不代表他不会说,他用只字词组解释,江波涛很快就听懂这是怎么样的过去。

  周泽楷之所以变得内向沉默,大概有一部份得归功于他的长相,帅气的脸庞在成长阶段造成许多困扰。过去认识的大部分人总是在周泽楷出现时投以羡慕与欣赏的眼光,擅自认定周泽楷就该是个王子,然后在靠近之后变得失望,对周泽楷精简的话与十足沉默的性格感到不耐烦,说一句话要想一阵子,光是对话就耗去许多时间,在新鲜感过后开始厌烦、在着急的时候觉得讨厌,周泽楷见过太多说他话少的人因为各种情况而觉得厌烦。

  因为周泽楷不懂他们,他们也不懂周泽楷,靠着言语交流的人们一旦抽去这个交流方法,彷佛再也不能明白对方一样,无法沟通,不能交心,更从未有人能走入周泽楷的世界。

  周泽楷一直重复被擅自攀谈又被擅自抛弃的过程,真要说的话,周泽楷总带着那份不安与人相处,希望能接触人群,但又怕被伤害与伤害别人,无论是抱怨周泽楷夺走目光,或是抱怨周泽楷的不擅言词,对周泽楷来说都不是原本的意思,周泽楷真的不想带给他人困扰的。

  然而江波涛不同,彷佛看透了这一切。

  江波涛从一开始就温和地笑着说不用急,那就是一种性格,不要勉强自己多说几句,在周泽楷惊惧的目光中江波涛只说他比较擅长处理,那就让他主动说话好了,反正术业有专攻,也没有必要勉强自己说话。

  那在场上的沟通就交给我了,江波涛说。

  然后周泽楷如释重负般点点头,让江波涛伸手揉了揉周泽楷的头发,周泽楷一开始还会身体僵硬觉得这样的举动很奇怪,现在倒是挺喜欢的,偶尔两人独处时,周泽楷也会在做出一件事后露出求夸奖、求摸头的眼神,让江波涛好笑地完成周泽楷的愿望。

  从周泽楷的话语中拼凑出周泽楷的求学生活,江波涛几乎能够想象那是怎么样的生活,最后仅能有些心疼地摸摸周泽楷的头,然后给予一个全心全意的拥抱,试图用体温抹去那些伤痛。

  别人不理解也没关系,只要他理解就好。

  他是喜欢这个人,而这个人也是喜欢他的,他们能够互相帮助、互相安慰,互相在对方身上找到能填满人生的那种感觉,就像得到对方的全世界,好似孤舟终于遇到江水。

  他们最终以拥吻结束这个话题,更密切地贴近对方做为恋爱的开始。

 

  人生过去的故事很快就讲完,两人也因为成为总冠军而忙碌,他们只能偶尔偷偷拉个手,用眼神表达心中的喜欢,趁没人看到时亲吻,只有在休假日才能溜到对方房间去做些积压已久的事。

  但比起肉体碰触,他们更常做的事就是在忙碌中挤出一点时间与对方相处,大多是聊上几句培养感情,而对话通常是江波涛主要负责开话题,周泽楷安静听,偶尔搭上两句,仅有几次周泽楷试图开启话题,而江波涛等着回答。

  这状况较常出现在周泽楷有想要知道的事情之时,而且问的全部都是与江波涛有关连的事情。

  「无浪?」正在用手机刷消息的江波涛仅愣了一秒就知道周泽楷在问什么,不就是问他为什么要把魔剑士取名无浪,想起过去年轻的日子,江波涛笑着眨眨眼,做好被嘲笑的心理准备,「因为我叫江波涛,无浪啊。」

  江水波涛,波浪无浪。

  周泽楷瞬间没忍住就笑了出来,拿着手机的手不慎手抖差点掉到地上,他干脆把手机搁在床头,摀住嘴来挡去那些过于显眼的笑意,最后觉得太有趣了没克制住,只好把自己埋在棉被里来挡住江波涛无奈的视线。

  还以为是江波涛三个字太多水所以要来个反义词,但偏偏江波涛又不叫无水反而叫无浪,结果还是这么有趣的原因,波浪中只有波,无浪,是波涛不是波浪。

  眉梢带着愉悦,原本江波涛还想抗议周泽楷太不给面子居然笑到要放下手机趴在他的床上,看着周泽楷那么开心的样子江波涛也就不想说了,就让周泽楷笑一下也没关系。

  江波涛从没想过自己谈恋爱之后几乎没有底线,他以为他是在心上人面前也不肯丢面子的人,但实际上他却一直退让,让到被笑也没关系。

  「就那时脑热吧,同学把波浪当名字在叫,为了赌气,玩荣耀就干脆叫无浪,也就用到现在。」

  无浪是他在荣耀开的第一个账号,是他最初的账号,然后这个账号被他慢慢培养,跟着他一起进入职业选手的世界,在贺武拼斗,然后被收购转会,一起来到轮回。

  轮回找他的最主要目的他也知道,他原本还以为得留下无浪在贺武战队,毕竟他也不敢想一个刚打进季后赛却止步的轮回战队,怎么肯为他出钱一起买下无浪,没料到轮回有意收购转会,顿时他对轮回战队也产生一种感激的心情。

  第一个账号对职业选手来说是很重要的,那是他们最开始的努力,在荣耀中创建角色、与角色一起奋斗,最终走到职业联赛,即使贺武战队有想让他换账号卡练别的职业,江波涛仍执着坚持使用魔剑士,无浪就这么陪他走过许多日子,从没没无闻走到总冠军,从小角色变成荣耀第一魔剑。

  周泽楷终于停住笑意,他坐直身子,正经地说道,「波涛无浪,好。」

  当江波涛还想抗议周泽楷眼中还是带着笑意时发觉自己手机响了,是方明华,江波涛点开,然后听见方明华略微沉重的语气,江波涛收起笑容,便仔细听方明华接下来打算说什么。

  方明华只说了一个消息,玄奇出局。

  江波涛从方明华那边听到这个消息时愣了下,应了几声便挂掉电话,连忙打开手机查询数据,发觉这已经是无法改变的事实。

  玄奇的离开就代表教练张益玮也离开联盟,要从挑战赛开始打起。

  而江波涛知道这是要他转达给周泽楷的意思,便二话不说把手机给周泽楷,让他看看最新的消息,他知道周泽楷可能会受影响,但比起顾左右而言他,不如直接告诉他发生什么事。

  江波涛查觉到周泽楷浑身僵硬,江波涛伸手握住周泽楷的手,温和而不容拒绝的环绕,试图从中缓解一些周泽楷的动摇。

  江波涛知道那对周泽楷来说,是远比叶秋退役还要震撼的,叶秋退役就是一个象征荣耀初始的前辈离开,叶秋可以说是所有选手的一个期盼目标,代表每个深陷荣耀的男人心中最渴望的梦,叶秋是张益玮前辈认可的人,是同辈的竞争对手,是后辈的敬仰对象,却也仅仅是一个遥远的陌生人而已。

  可张益玮的离开就像是带走一部分的一枪穿云,沉痛感无法从脑海抹去,望着一枪穿云在赛场上强势出击,就想起张益玮拿着账号卡奋斗的身影,即使奋力挣扎也终将成泡影,这更是让周泽楷看见荣耀职业联赛的残酷。

  与自发性退役不同,张益玮即使失去一枪穿云、没有轮回战队,仍然坚持在荣耀的职业联赛上,最后却被联盟的规则推离赛场,那种不甘心的无奈与伤痛现实而清晰,引人唏嘘。

  而那又像周泽楷未来的道路,当打之年过后,拼命喜欢荣耀而付出所有,却仍逐渐远离自己当初的那一切。

  「我……」周泽楷开口,却一句话都讲不出来。

  「不要勉强,其实不说也可以。」江波涛握着他的手,只是这么说,「但你要说的话,我在听。」

  江波涛光是看就明白,周泽楷想要表达现在的心情,却不知该从何讲起,已经太习惯思考过后的发言,太擅长把话憋在心底,太久没有用「我」当主词,所以变得有些难以适应,江波涛没有催促,只是等着周泽楷想好该说什么。

  不是说话会结巴或是说不好,周泽楷只是有些遗忘把情绪摊在别人眼前的感受,说出心情就像是把主宰感情的权利让给对方,是生是死就是几句间的事情。

  同样的阴霾一直笼罩在所有选手的身上,他们风光多强烈,他们没落就有多寂寞,可是日子总是不等人,时间无法停止也无法倒回,仅能承受这些痛楚,学着接受与释怀,终将放下曾经的执着。

  他们拿了两个冠军,接下来的目标自然是寻求卫冕,只是人生困难的永远不是最开始,而是维持与延续的那段时日,松懈与压力交杂着,有种好像不再太过执着的感受,输了会遗憾难过,却不会有求而不得的痛楚。

  江波涛担忧地看着周泽楷试图开口说出这些情绪,不知道张益玮离开联盟这件事情到底会对他产生多大的影响。

  「前辈离开,感觉很奇怪。」周泽楷艰涩地开了口。

  知晓周泽楷并不是言语障碍,自然没有被长串的句子惊吓,江波涛试着站在周泽楷的角度想,便理解周泽楷在说什么。

  账号卡交替总是这样,无法抹去前人在卡上留下的所有痕迹,传承着对荣耀的热情与执念,相对的,也让前一个人在后辈心中留下痕迹,佩服或轻视,崇拜景仰或前车之鉴,外部评论比较与内部自我认同不断交替,没有人能全然抵抗那种影响。

  使用传承下来的账号卡就是这样,几乎就是在同一条件下赤裸地评价两人实力,是好是坏一目了然,压力在比较的那刻开始就会加诸在双方身上,通常是继任者承受的舆论和心理压力较大,像是一叶之秋或海无量;偶尔会有后辈太强而影响到前任操作者的,像是一枪穿云或唐三打,可无论是哪种,对于双方而言,都是一种深刻的影响。

  江波涛正等着周泽楷说话,他握着周泽楷的手,对着他眨眨眼,用行动表达对周泽楷的支持。

  「一枪穿云的第一个操作者。」

  忆起第二赛季的轮回与张益玮出道,江波涛点头,「前辈从很早就在了。」

  「我的最开始。」周泽楷陷入回忆,只是低喃说道,「第二赛季,跟一叶之秋的常规赛。」

  知晓这件事的江波涛点头,他知道那对周泽楷来说是怎么样的深刻记忆,而他并不会为此忌妒或是想夺取那个位置,那时他可能还没碰到荣耀,可能刚接触荣耀,所以纠结这些事情根本没有意义。

  「我的梦想……一枪穿云,总冠军。」

  周泽楷以往只说出他确定的答案,他不以自己为主词,尽可能客观地评论任何事,当他说出我的时候自然是情绪影响,江波涛不知道周泽楷过往曾经发生过什么事情,才让他养成这样的习惯,但他知道这个时候周泽楷需要的只是一个无言的陪伴。

  也许周泽楷在那时还只是想看一枪穿云获得总冠军,直到自己加入,意外承接一枪穿云开始,周泽楷才认知到自己的希望只能由自己完成,一枪穿云的操作者已经是周泽楷。

  「团队战很难,打不赢,季后赛输了。」

  江波涛苦笑,那个过去他知道,但对周泽楷来说却是一种遗憾与打击,好不容易度过新秀墙,打入季后赛后却止步第一轮,「第五赛季你很努力。」

  而江波涛能做的就是肯定周泽楷的那些过去,一个人努力把轮回带往高处,做一些不擅长的事情来坚持下去。

  在他看来,周泽楷真的很坚强,要是换成他必须做一些自己不擅长的事情,比方说在场上爆发,担任攻坚手带领团队往前冲之类的,江波涛光是想就觉得头痛不已,可周泽楷即使痛苦也没有逃避那些责任。

  「你来了。」周泽楷眼中带着喜悦,就像当初江波涛看在眼底的,「你说要相信你,一起努力练习。」

  顺着周泽楷的话想起之前还在网上搜寻信任游戏的自己,江波涛笑着点头,「嗯,你愿意相信我,而我也相信你,我们成功地融合了轮回战队。」

  「七季进四强。」周泽楷眨眨眼,「八季轮回总冠军,无浪,笑歌自若,吴霜钩月,云山乱,残忍静默……一枪穿云。」

  感受到周泽楷的希望被完成,江波涛望着周泽楷,知道这是周泽楷表示他对一枪穿云的执念已经完成,对得起张益玮与方明华曾经的期待,对周泽楷来说,第五赛季之前的事情已经完结在夺冠的那一刻,过去与方明华还有张益玮的恩怨都已经可以放下。

  如果说第八赛季之前的周泽楷是为了别人奋斗,那从第八赛季之后的周泽楷则是开始为了自己努力。

  周泽楷语调一变,彷佛带着些许委屈,「你不理我。」

  闻言江波涛嘴角不受控制地抽了下,这不就是抗议他稍稍疏远周泽楷的那段日子吗,难为周泽楷还记得这么清楚,江波涛想要说些什么来转移话题,话语到嘴边却说不出来。

  虽然他那时暗恋得很苦闷,但对周泽楷来说莫名其妙不被理会也很悲剧,况且严格来说,还是他设陷阱挖洞给周泽楷跳,周泽楷也义无反顾地跳了,江波涛实在没什么好辩解的,只能面带歉意地眨眨眼。

  「荚莲,白色山茶花,喜欢。」周泽楷放缓语调,嘴角带着笑容重新说道,「第二次总冠军。」

  「……嗯。」江波涛无奈地点点头,总算知道周泽楷只是单纯想看他被噎着说不出话,然后带着歉意的表情而已,早就释怀了哪还记恨。

  「总有一天退役,你会陪着。」周泽楷握紧江波涛的手,「我相信你。」

  知道这是张益玮的离开迫使周泽楷开始评估之后退役或是离开这个赛场,思考起距离现在还很遥远的未来。

  再打上几年的荣耀后,他们都老了,无法继续在赛场上以高强度的方式拚搏,自然要重新寻找人生的出路,而那个未来的蓝图中,有江波涛的身影。

  周泽楷很认真思考着要怎么跟江波涛一起走下去,查觉到这个事实的江波涛眨了眨眼,把感动压在心底,开口说出自己原本的打算,「看那时要不要跟轮回谈成为教练之类的,再不然就出去找份工作,你当模特儿,我当你的经纪人?」

  「一起?」周泽楷双眼带着期盼,发觉自己也在江波涛的未来蓝图之中,两人即使退役也没打算放弃对方。

  江波涛语带笑意,「不是说好一辈子?」

  「嗯,」周泽楷认真说,「不走。」

 

  看着那个笑脸,江波涛觉得自己大概是无药可救地迷恋上了,往前倾去交换彼此的呼吸,在热切亲吻中他看见周泽楷满溢情感的眼神,用体温与肢体动作传递自己的喜欢与坚持,一遍一遍地在欲望中开口说着喜欢。

  他不会走。

  他希望能成为周泽楷的助力。

  他希望能参与周泽楷的人生,也让周泽楷在他的人生有一席之地。

 

  他希望能一直与周泽楷走下去,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我找到了你,那我便无所畏惧。

 

  Fin.



  下一篇作些许调整,03跟04一起发,发完之后随即发印量调查。

  有提到需要@的我会@,不会漏掉的。

  看调查大约多少本我会再做处理,但因为事情比较多,要找代理、送印与隔海寄送,加上三次元的工作部分刚好一个段落,估计农历年后(大概二月中到二月底)才能发出公告了。

  详细资料请看印调再决定,务必审慎考虑再决定是否购买,因为数量会影响我的处理方式,谢谢:)

 

  ……我原本没想过会需要开啦,这阵子就请大家帮帮忙,让我一次就能处理掉吧!拜托!(看看我真诚的双眼)

  谢谢ヾ(*´∀`*)ノ

评论
热度(40)
我是cobra眼镜蛇。
湾家,为方便自转简体,有时会懒惰没转……要是看不惯的留个言我再转。

本家:http://cobraxxxxx.blog131.fc2.com/

全职CP主吃周江周。
可看:孙肖孙、伞修伞、喻黄喻、钟楼钟、双花、双鬼、林方林、卢刘卢、韩张韩、乔高乔、包罗包,拆了就是雷CP,别与我推广我们就能相安无事。
© 保持沉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