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持沉默

【全职|周江|江周】《路上捡来的杀手先生》

※此为全职高手同人,CP配对为周泽楷&江波涛,清水无差。

※架空Paro,前面貌似傻白甜结果超展开。

蛇王副本大战!英雄CWT场!限定开启,感谢大家的努力,BOSS已身受重伤,掉落了宝物:超突然的无料。

※CWT38任务物品,已绑定,不可出售。

※此物不能卖商店,这东西太过破烂,店家不收。

※眼镜蛇依然通常运转……真心无颜面对乡亲父老。

※正经说:我没有拔过智齿,我只听说长智齿会吞咽困难觉得超痛还会发烧,所以用一个半知半解的状态下写的,姑且就当作一个都市传说吧(你#)

 

以上OK的话,那么以下欢迎收看!

 

 

 

  周泽楷觉得很痛,又很冷。

  口中能尝到微微血味,意识变得有些模糊,疼痛的感觉渗入骨髓。

  感觉已经开始发起烧了,只能走到这里,他皱起眉头,帅气的脸庞写着不满,他咬着牙继续往前,试图在彻底晕倒陷入昏迷前找到一个能休息的地方。

  他的视线变得模糊,雨滴细丝看不清,只能从肌肤上的冷意感知四周,周泽楷停在原地,剧烈的疼痛再次夺取他的感知,他慢慢地蹲在旁边,按着疼痛处无法言语。

  缓慢地按压着脸部附近,周泽楷试图吞咽口水,却抽动到痛处,疼得他轻呼一声,发烧让四肢变得无力,他想站也起不起了。

 

  雨突然停了。

  不对,不是停止,而是有什么……周泽楷疑惑地抬起头,看见有个男人站在他面前,手上撑了把伞,替他遮去一片细雨纷飞的冷意。

  对方笑着点了点头,开口道,「哈啰?」

 

  《路上捡来的杀手先生》

 

 

  01.

  躺在椅子上的周泽楷浑身僵硬,好似绷紧的弓弦。

 

  他瞪大眼看着这个叫作江波涛的男人逐渐靠近,低垂着头让发丝微微遮掩部分面容,却仍能看出他温和的双眸带着安抚性质的笑。

  「小周?」江波涛察觉不太对劲,便停下动作,「还是很紧张吗?」

  周泽楷含糊不清地应了声,微微点头,「嗯。」

  「我会尽量放轻动作,别紧张,把嘴张开。」

  深呼吸,周泽楷听话地张开嘴,「好。」

  在江波涛的指尖接近时,周泽楷一个翻身而起,抓住江波涛的手腕往旁边拉,另一只手扣上江波涛的脖颈,旋身就把江波涛反压在椅子上。

  「小周……」对于被扼住颈部并不惊讶,江波涛只说,「你不是牙疼吗?」

  「对不起。」急忙放开江波涛的周泽楷一脸无辜,表示他真的不是故意的,这就只是个为了保证自己安全而练出的下意识动作,由于有人靠他太近,所以他就顺手把对方压制在手下,甚至连枪都掏出来了。

 

  周泽楷凝望天花板,尴尬地放开手……杀手还能不能好好看牙医了。

 

 

  02.

  杜明看着江波涛脖颈上红色的痕迹,边拿病历表戳了下边说,「又失败了?」

  「没办法,下意识的抗拒反应很难靠理智来压制。」这次的诊疗结果最终只能勉强让周泽楷张开嘴检查,江波涛伸手往后抢过被搁在脖颈的病历表,打开在上头写下病情,「现在顶多只能用药控制而已。」

  「只是拔个智齿拔了三天还没好,难道你们打算继续耗下去?」杜明并不认同江波涛与一个来路不明的家伙一直耗下去,尤其那个家伙还有着极为高超的反应能力,简直就像小说里的那些杀手一般。

  黑色礼帽、风衣与一张帅气英俊的脸,高挑的身材踩着贴腿马靴,这样的人怎么可能在路上随随便便就捡到。

  「现在已经可以不拿东西靠近了,」江波涛微笑说,「再过一阵子应该就可以习惯我拿着器具靠近吧。」

  再过一阵子……杜明看着江波涛,实在不晓得说什么,退烧药当补品吃,吃到最后身体功能会不会发生问题啊?不过,就算身体发生问题好了,为什么要对一个从路上捡到的家伙这么有耐心?

  「就说你干脆敲昏他吧,」杜明耸肩,「不过,当初你还真是捡了一个麻烦回来。」

  麻烦?江波涛笑着摇头,「挺有趣的,就像在玩攻略游戏?」

 

  攻略游戏?刚刚从江波涛口中说出来的真的是类似的句子吗?杜明用一脸见鬼的表情看着他,见江波涛脸上带着再正常不过的笑容,决定暂时不要猜测江波涛在想啥,反正大概不是他这种人能想得到的。

  男人心,海底针啊……江波涛大概还更难缠吧,毕竟有九点水。

 

 

  03.

  周泽楷按着脸肿的地方,他有些无辜地眨了眨双眼,看着江波涛的眼神充满想说又不敢说的纠结。

  「不行,就算消炎了之后也会再发炎。」江波涛直接否定掉周泽楷的希望。

  在旁边当今日助手的吕泊远镇定地准备好所有器具,他看着两个人互相凝望僵持着,决定转身就走,坚决不留在医疗室里面看两个男人打架。

  反正他们打着打着就习惯了,两个人也不会真的对彼此造成什么伤害,留着劝架也没什么意义--当然,吕泊远明智地选择忽略为什么一个身手矫健的家伙会跟一个牙医师打成平手这件不科学的事。

  「泊远,帮我出去叫吴启进来。」

  「叫吴启?」吕泊远开口问,「副长,要不连杜明那小子都叫来?」

  「不用,我只需要吴启帮我一件事而已。」江波涛想了想,伸手拍了拍周泽楷的肩示意他坐好。

  周泽楷转身躺在诊疗椅上,伸手想要拉起束带,却又想起束带早在第一天就被他扯断,这才是诊疗一直没办法接下去的原因。

  他尴尬地笑了笑,顿时转过身要跟周泽楷讲话的江波涛僵住,默默地揉乱周泽楷的头发,试图让他舒缓情绪。

 

  看着两个人的举动,吕泊远再次感叹,这就是个有差别待遇又看脸的世界是多么残酷……当初江波涛对其他人可没这么温和,说拔就拔,疼得病人高喊不要不要的。

  人帅真好。

 

 

  04.

  吴启觉得,他今天出门一定是没有看好当日运势。

  「在他们打架时替周泽楷打麻醉」这种根本是动物园里面对付狮子的方式吧?他身手矫健形似刺客没错,但他可没有办法像电影上演的,一手就把针插入准确的地方输入麻醉药剂啊,这是人不是动物,可不能用吹箭,更何况这个人还是个帅哥。

  帅哥在女性之中有豁免权,在男性之中可没有,只有拉仇恨的本钱。

  「要不副长你就直接动手拔智齿吧,」吴启转头看着那个本院第一帅的男人,有些同情地说道,「忍一忍就过了。」

  「吴启,」江波涛察觉似乎哪里不对,便拍了吴启的肩膀,重复一次指令,「我没有让你动手。」

  吴启一脸怪异地看着江波涛,「副长,你的意思是拿着麻醉针在旁边见缝补刀吗?」

  「……我只是让你拿肌肉松弛剂。」江波涛说。

  如果杀手的反应无法让他局部麻醉,那也只能麻醉全身了,江波涛正经地想,先让周泽楷缴械之后再麻醉,应该就不会有施手术过程被杀的危机。

  周泽楷露出有些无辜的表情眨了眨眼,安静坐在原位不动,像是温驯无比的大狗--只是医院里的人都知道,这家伙凶猛起来可不是眼前这个模样。

 

  那天来闹事的流氓现在不知道是不是被打到洗心革面,吴启默想,这果然就是个看武力值来决定世界真理的世界啊。

  所以说,副长到底为什么不把这家伙放回街上让他自生自灭啊?

 

 

  05.

  「啊?」方明华刚从家里来医院就听见这件事,「小周,你还是没办法克制啊?」

  周泽楷点点头,有些东西是从训练起就习惯,已经深入骨髓的反射动作很难靠理智压抑,他时常会在江波涛拿针靠近时想拔枪反抗,还得克制自己的举动。

  只是他最近也有点习惯了,接过江波涛递来的饮料,周泽楷想了想,反手握住江波涛的手,感受指尖传来的微微冰凉感,觉得这个肌肤触感并没有让他有想象中的排斥。

  他默默地伸手拉到脸颊侧边,小心翼翼将手贴上自己的脸,稍稍蹭了蹭也没觉得有想要动手的冲动,也许他已经习惯了江波涛的碰触,在江波涛突然弯曲手指捏上他脸颊时,他也没有反抗,甚至还觉得挺愉悦的。

  习惯的速度比想象中还要快,不过也只有这个人而已,其他人还是没有办法,周泽楷眨了眨眼,有些开心地露出笑容。

  「看起来很快就没问题了,」身为暂代院长的方明华点了点头,唯一不是去死去死团的团员对于这样的举动并没有什么反应,他冷眼看着旁边表情怪异的几个人,伸手接过病例,「小周,你只要保持这样就好,剩下就交给我们了。」

  周泽楷闻言点了点头,他斟酌下,便解下身上绑着的两把左轮手枪,递到江波涛的面前。

  「小周?」江波涛没有接过,只是问道,「……这是相信我吗?」

  周泽楷小声地说道,「江,没关系。」

  缴械了,终于放枪了!站在旁边的几个人激动地看,终于在第四天解除人身安全危机,他们再也不用担忧随时会被枪爆头或是小命不保。

 

  只是,那架式怎么像是上缴工资卡一样?

 

 

  06.

  周泽楷眨了眨眼,刚拔掉牙齿后他正缓慢地回复意识,肌肉逐渐回复力道,口腔里怪异的感觉让他皱起眉头。

  江波涛伸手轻拍周泽楷的肩膀,「已经全部搞定了,小周没有不舒服吧?」

  除了一点奇怪之外,他的确是没感觉到疼痛,况且身为杀手这点疼也是能忍的,周泽楷认真说道,「谢谢。」

  正在收器具的江波涛开口问道,「那么,小周应该要离开了吧?」

  这么离开还真的有点不舍呢,几天相处下来都培养出一点感情了,况且江波涛觉得周泽楷没有不好,周泽楷其实是个还不错的人,也很努力地正在适应这个环境。

 

  周泽楷伸手拉住江波涛的衣角,在江波涛困惑时便说,「想留着。」

  「想留在这里?」江波涛仅眨了眨眼,「可不发工资喔。」

 

  「不用。」周泽楷正经地从口袋中拿出他的提款卡,「上缴工资。」

 


  07.

  刚出差完的孙翔刚进门就看见这诡异的一幕,他后退两步回到门口,确定自己真的没有走错医院,然后他又踏进门,疑惑地看着一群排排站在外头走廊的人。

  「你们几个干啥都站在这里?」孙翔开口问道。

  「你强你进去。」杜明吐槽。

  「同志,组织有令不得进入。」吴启正经地说道。

  孙翔闻言翻了个白眼,「我就进去放个东西总行吧。」

  几个人来不及阻止孙翔,只能怜悯地看着孙翔的背影,边在内心想着:不作死就不会死啊,但自己执意作死就怪不得别人无情无义。

 

  于是孙翔走进门,就看见一个不认识的男人站在诊疗台旁,伸手跟他们的副长抱在一起,那架式亲密姿势紧贴得就像是多年不见终于找到彼此的恋人一般。

  孙翔莫名其妙地看着两个人突然转头回看他,尴尬地搔了搔脸,这才意识到自己打扰到别人了,终于明白外面那几个人为何自愿当门神,「要不我放完东西走,你们继续?」

 

 

 

 

 

   

 

  00.

  江波涛望着上方,茫然地眨了眨眼。

  他也不知道怎么会变成现在这样,一次失手连命都差点赔上,抵在额间的左轮手枪透着冰凉,杀意浓烈得让他喘不过气,然而碎霜的主人正紧皱着眉。

  噗哧地笑出声,江波涛看着犹豫不决的周泽楷,笑着问道,「为什么?」

  「任务。」周泽楷说。

  冷漠的语调停在两人之间,江波涛看着周泽楷眼中的冷意,顿时收起。

 

  「也就是说,你的任务是找到接引人,然后--」江波涛伸手握住碎霜的枪管,慢慢地挪往心脏,彷佛那不是什么威胁一般,「杀了?」

  「嗯。」周泽楷点头。

 

  气氛僵持,他们互相凝望,却觉得彼此陌生不已。

 

 

  ──END

 

   大家好,我是蛇王副本的cobra眼镜蛇。

  很高兴大家能看到这边还没摔无料(喂)不好意思啊超展开但是我很想写这样的剧情!超级想!周泽楷杀手大大原本的任务是去找到中间的接引人,在探查虚实之后就把对方杀掉,但他意外的在不对的时间(长智齿)遇到对的人(命中注定),于是他不想杀了,想违抗组织,大概是这样的剧情。

  可主要还是笨蛋向!大概!天啊我已经不知道我在写什么了!就这样吧!(到底)

  然后设定是周泽楷/杀手,江波涛/接引人,前面是对立的概念但后面会一起行动,这边时间匆促所以我只能……只能这样了啊谢谢大家!

  谢谢蛇王副本的小伙伴们,也谢谢大家这么包容我,没有把我杀掉。(正经严肃)



  大概是原本想写的走向:

  江波涛问道,「那为什么不杀了?」

  周泽楷挣扎很久,最后还是把枪放回枪套里,抬头坚定地看着江波涛,再认真不过说了两个字。

  也就那两个字,让江波涛睁大眼,瞬间有种交付一切的错觉。

 

  「不想。」

  江很好,不想杀。

 

 

 

 

 

 

 

 

 

 

 

 

 

 

 

 

 

 

 

 

 

 

  从前从前,有一个医生,他在路上捡到了一个杀手先生。

  然后他们在一起了。

评论(6)
热度(65)
我是cobra眼镜蛇。
湾家,为方便自转简体,有时会懒惰没转……要是看不惯的留个言我再转。

本家:http://cobraxxxxx.blog131.fc2.com/

全职CP主吃周江周。
可看:孙肖孙、伞修伞、喻黄喻、钟楼钟、双花、双鬼、林方林、卢刘卢、韩张韩、乔高乔、包罗包,拆了就是雷CP,别与我推广我们就能相安无事。
© 保持沉默 | Powered by LOFTER